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妖血筑龍城 > 第七十八章:干凈利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呵呵,段道友是怎么發現在下的?在下并沒有歹意,只是正巧路過此處,又正巧碰見你們在爭斗。在下可沒有搶奪仙草的心思,還請段道友高抬貴手。”裴宗浩抱著紅塵從樹干上輕輕的落下,一臉笑意的看著段長空說道。

    “沒有搶奪仙草的心思?那道友為什么不暗中離開?卻在樹上看了那么久?”段長空一臉不信的表情,暗中已經在積蓄靈力。

    “段道友誤會了,在下是要去那座山,此處是在下必經之路。”裴宗浩伸手指著遠處最高的那座山峰道。

    段長空根本沒有回頭去看,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裴宗浩:“那既然道友沒有搶奪仙草之心,那在下這就走了。”

    段長空說完,喚回天空中的甲蟲,轉身便準備離開。

    段長空慢慢的將身體轉了過去,背對裴宗浩,抬起步子剛踏出一步,整個身體又猛的轉了過來。手中那把奇形怪狀的武器又再次出現在手中,被段長空一把飛出,射向裴宗浩。

    就在段長空發起攻擊的同時,裴宗浩察覺腳下也發生了異動,縱身一躍,抱著紅塵原地騰空而起。

    腳下破土而出的蛆蟲,此時張開大口向裴宗浩咬來。裴宗浩低頭看向蛆蟲之時,毫不猶豫的發動了焚寂光線。

    紫色的光線奔著蛆蟲大口而去,從口中射入,隨后又從蛆蟲尾部鉆出。直接將蛆蟲首尾貫穿,蛆蟲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整個身體便從空中落下。

    天空中的蛆蟲瞬間與段長空失去聯系,這讓段長空臉色大變。他沒想到,眼前的這個抱著蛇精的少年,既然這般恐怖,一出手就將自己引以為傲的靈蟲秒殺。

    “道友!誤會!誤會啊!”發現情況不對,段長空趕緊開口稱是誤會。

    裴宗浩根本沒有理會段長空,手中寒芒一閃,一劍遞出,天空中出現一道月牙形的劍氣,向著段長空疾馳而去。

    在這道劍氣上,段長空感受到一股濃濃的劍意,這劍意,簡直可以斬斷世間萬物。

    面對裴宗浩發出的劍氣,段長空差點嚇的魂飛魄散,立馬下令讓背生利刺的甲蟲擋在自己身前。

    黑色甲蟲扇動著翅膀來到段長空身前,用自己厚重的盔甲將裴宗浩的劍氣擋下。一經接觸,甲蟲整個身體卻被這道劍氣一分為二,瞬間失去了生機。

    甲蟲擋下了劍氣之后,段長空終于松了一口氣,正準備抽身逃跑之時,全身汗毛卻突然汗毛乍起,瞬間一陣毛骨悚然的恐懼涌上心頭。

    就在此時,寒光一閃,一道劍影從段長空眉心處射入,隨后從腦后飛出,直接將段長空整個頭顱貫穿。段長空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整個身體無力的向后倒了過去。

    段長空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縱橫散修界百余年,今天卻死在了眼前這個筑基初期少年手中。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名筑基初期的少年既然如此恐怖。

    當段長空倒下,裴宗浩將段長空和禿頂老者幾人的乾坤袋收走后,便帶著紅塵迅速離開,這里發生這么激烈的打斗,肯定會引來不少人,裴宗浩覺得還是先盡快脫身的好。雖然自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將段長空斬殺,但這一系列的招式都是裴宗浩壓箱底的殺手锏,如今輪番使用,對裴宗浩來說還是消耗不少。

    “紅塵,你要不要進去?”離開之前打斗的地點,裴宗浩將手中的靈獸袋對著紅塵晃了晃說道。

    “我不進去,現在又不冷了。”

    “你進去試試看,聽說靈獸袋對靈獸的修行有很大的幫助。”

    “我不。”不知為何,紅塵死活不愿進入靈獸袋,無奈之下裴宗浩也沒有再強求。畢竟,這么多年了,紅塵也習慣了散養。

    接下來,裴宗浩和紅塵向著遠處那座最高的山峰前行,一路上遇到了不少打斗。有的是修士為了奪取仙草奇花,和守護仙草奇花的妖獸打的你死我活。

    當然,殺人越貨這一橋段最多,時時刻刻都有螳螂捕蟬的故事在發生。裴宗浩沒有理會這些人,一路上除了自己主動送上門來找麻煩之人,通通被裴宗浩輕松解決,一路上裴宗浩從來也沒有主動挑起過事端。

    以這樣的前進速度,裴宗浩很快便追上了秦瓊等人。

    “太子殿下,前面的峽谷看著不尋常啊!”一座峽谷外,秦瓊身后一名筑基后期的男子向秦瓊說道。

    “這座峽谷看上去不像是天然形成,好像是有東西從地底將一座大山硬生生的擠破,一分為二,才形成了這樣的峽谷。”

    “這峽谷中靈氣逼人,想必是有不凡的寶物生長于此。凡是重寶,都有強大的妖獸守護,咱們要前往擎天峰,這里是必經之路。”緊接著輪回殿領頭的哪位宮裝女子開口說道。

    當輪回殿宮裝女子話音落地,問劍宗背劍的少年,藝高人膽大的說道:“那這怎么辦?要不我先進去查探一番?出來再告訴你們里面的詳細情況?”

    “還是不要了,這處秘境封閉了整整一萬年,誰也不敢保證這里面會不會有金丹期的妖獸,萬一正好被我們碰到,那后果不堪設想。”此時血邪宗領頭的大長老高遠,開口阻止背劍少年的大膽想法。

    見眾人都沒有什么好的辦法,秦瓊也一副舉棋不定的樣子,此時秦瓊身后四名隨從中,一個臉上帶有一道傷疤的男子走了出來,男子臉上的傷疤十分恐怖,成蜈蚣狀,將男子右邊臉頰撕裂,蔓延到脖子處才停了下來。

    “殿下,依在下之薦,我們不妨還是派人進去查探一番,在不確定周圍環境的前提下,如果真要選擇繞路的話,弄不好還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刀疤臉男子向秦瓊諫言道。

    “好,那就有勞令狐長老了。”秦瓊聽完刀疤臉男子的話,轉身向問劍宗背劍少年說道。

    “在下領命。”問劍宗的背劍少年,實則是問劍宗天劍崖的首座,名叫令狐御龍,一身筑基后期巔峰修為,早在六十年前就聲名遠播。

    令狐御龍反手拍在背上寶劍的劍鞘之上,寶劍出鞘,飛向天空。令狐御龍縱身一躍,腳踏飛劍便向峽谷內飛去,動作瀟灑自如。

    秦瓊等人在峽谷外足足等了一盞茶的功夫,隨后傳來的動靜讓整個秘境都顫動了起來。

    地動山搖,遠處一道身影腳踏飛劍,以逝若流星的速度從峽谷中疾馳而出。

    “快跑!里面鎮守靈寶的妖獸是玄冥期大妖!”來人正是令狐御龍,此時的令狐御龍滿頭大汗,哪還有之前瀟灑自如,目空一切的樣子。

    聽見令狐御龍的話,秦瓊等人根本沒有猶豫,各自祭出飛行法器,準備逃之夭夭。

    奈何,峽谷中出現一道身影,其身型遮天蔽日,其速度快如奔雷。

    一只身長看不見盡頭的黑色蒼天巨蟒出現在眾人眼中,巨大的腦袋沖天而起。那陣仗,似乎要用頭,將天捅破了一般。

    黑蟒將巨大的腦袋伸上天空,隨后微微的一低頭,一雙眼睛猶如空洞的輪回。僅僅只是看了令狐御龍一眼,天空中御劍飛行的令狐御龍就活生生的定在了空中,一動不動。

    黑色蒼天巨蟒一張口,巨口中滿口獠牙,隨后一聲怒吼從巨蟒口中發出。

    頃刻間,巨大的聲浪將四周的花草樹木,流沙碎石,通通的掀起,隨著聲浪飛向遠處,向著秦瓊等人掩蓋而去。

    最可悲的,還是天空中被定住身形的令狐御龍。首當其沖,在巨大的聲浪沖擊之下,令狐御龍整個身體竟然被震的爆裂開來,在天空中化作一團血霧,隨之飄散不見。

    看到這一場景,躲在老遠處的裴宗浩差點嚇破了膽!

    玄冥期,這只是在傳說中有聽到過。這樣的修為,如果走出秘境,那足以稱霸天下,讓妖族低頭,讓雪族跪拜,讓海族此生再也不敢踏上岸。

    巨大的聲浪帶起的颶風,迅速將四周吞沒。巨石后的裴宗浩想也沒想,一把將紅塵抱在懷里,然后緊緊的將身體壓在地面上。

    “呼呼啦啦!”巨大的颶風足足持續了半柱香的時間,裴宗浩和紅塵藏身的巨石,此時被活生生的削平了一丈,剩下的一截,光禿禿的,剛好能遮擋住裴宗浩和紅塵貼在地面上的身體。

    颶風刮過,裴宗浩和紅塵逃過一劫,但此時兩人的身形已經暴露在外。

    “噗!”裴宗浩張口吐了一口灰塵,直起上半身后,小聲的向紅塵問道:“紅塵,你沒事吧?”

    此時的紅塵也挺起了上半身,只是遲遲沒有回答裴宗浩的詢問,整個人傻傻的呆住了,一動不動。

    見紅塵沒有回話,裴宗浩以為紅塵是不是神魂受到了損失,畢竟在同類王者面前,弱小的一方,多多少少會受到驚嚇。

    “紅塵,你怎么了?沒事吧?”裴宗浩晃了晃紅塵的肩膀,繼續問道。

    “別動,別回頭。”紅塵此時從嘴巴里艱難的擠出了幾個字。

    “怎么了?”裴宗浩根本沒有把紅塵的話聽進去,隨機轉頭向身后一望。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