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我的臥底生涯 > 第110章 同是天涯淪落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就在這時房門打開,有人進來在韓老四耳邊低語一番。

    韓老四立刻底氣十足,“稍等,給你介紹幾個省城的朋友認識下。”

    這是要拿人壓我了,我卻沒在乎,這里可不是省城,誰來都沒用。

    擺手示意他請便,很快走廊傳來罵罵咧咧的話音。

    “我倒要看看誰特么這么拽,不給你面子。”

    房門再次被人推開,先進來一個光頭,他看看我,又看看花花和張栓,最后又看看韓老四。

    “老四,就是他們嗎?”

    韓老四點點頭,戲謔出聲,“人家可是省城大公司的經理。”

    這人卻又看向我,用手一指韓老四詢問,“斌哥,怎么處理這貨?”

    韓老四傻眼,我卻嘴角上挑露出笑容,暗嘆真是冤家路窄,赫然是項龍!

    看來他是真的怕了,況且有把柄在我手里。

    我很大氣的低語,“別動不動就打打殺殺,和氣生財,讓他把出老千贏的錢吐出來,動員一下挨打的人不住追究就成了。”

    我又著重補了一句,“錢要回來,給你一半。”

    “你特么還敢出老千,咱們找地方聊聊。”

    項龍一勒韓老四脖子,進入對面的包廂里,他們怎么聊我就不管了,只看結果。

    沒多久那個包間里傳來韓老四的慘叫聲,跟他來的人想過去查看,卻都被項龍的人堵住,一個個嚇得不敢動彈。

    這才是惡人自有惡人磨,項龍怕我,韓老四一幫人怕項龍。

    沒多久韓老四倒在地上,被項龍抓著衣領拖了進來,已經被打的鼻青臉腫。

    松手后項龍沖我一笑,“斌哥,這貨暫時只能拿出來二百萬,你看成不?”

    看來還真坑了不少錢,雖然答應分給項龍一半,可也足以找回自己這邊人的損失。

    我點了下頭,“嗯,讓那些挨打的人寫諒解協議書。”

    “放心吧,這事就交給我。”

    說完踹了韓老四一腳,“還不轉賬!”

    韓老四再也不敢說什么,哆哆嗦嗦拿起手機轉賬,我和項龍一人一百萬,當場就瓜分。

    離開茶藝館,接下來就得等消息。

    第二天下午,呂輝先放了出來,我這個堂弟生性溫和,動手時沒下狠手。

    他前前后后輸了三十多萬,我給了他三十萬,不過讓他寫下保證書,以后再去賭,這些錢就得還我。

    傍晚時分除了呂雷,其他人都放了出來,張亞曉輸的五十萬我沒給,而是直接打給公司平了他和劉大富借的五十萬,以后休想在我這再借一毛錢。

    這么算下來,我還贏利了二十萬,有點哭笑不得。

    可呂雷放不出來讓我很不開心,從律師那里得知,原因很簡單,對方有人挨了一刀,有人說是他干的。

    有人挨刀還沒徹底度過危險期,也沒辦法寫諒解書,呂雷最起碼也得關幾天。

    倒也不要緊,只要雙方諒解,事情就好辦,我把二十萬拿出來交給律師,讓他找傷者家屬談賠償問題,這錢肯定得先出,反正也不是我的。

    可事情遠沒我想的那么簡單,因為開設賭局,韓老四第二天就被抓了。

    雖然傷者清醒后寫了諒解書,可事情變得更加復雜,呂雷待了一個多月才放出來。

    這陣子我也見識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有人相視,是父親那輩的人,有的根本不認識。

    一個個都過來表示關心,委婉提出可以幫著撈人,不過需要錢活動。

    真是蒼蠅不叮無縫蛋,這是看我著急,想騙錢了。

    可他們不知道,我還真不是太著急,律師已經保證沒大事,最多是關一陣,我就當是讓弟弟在里面反省一下。

    弟弟出來時已經快過年了,一個月來除了他的事,我沒其他可操心的。

    隨著欠款要回來上千萬,公司已經可以運轉,網店,酒吧,海鮮檔,跟蘇雅柔和蘇媛媛弄得皮包公司都分了紅,我變得富裕起來。

    唯一不爽的是,盛世金融年底也只發了些獎金,我空有百分之二的股份,卻沒得到分紅。

    不過也沒什么,這邊的分公司已經徹底脫離了盛世金融,以很低廉的價格劃到了我的名下。

    這是前幾天的事,蘇媛媛又來了一趟,小腹已經隆起,可還是不消停,變得越來越黏人。

    更加懷疑孩子是我的!

    還有幾天過年,除了海鮮檔,我名下其他有股份的產業全都放假。

    正商量著過完春節就去南方溫暖的旅游城市度假,蘇雅柔打來電話,約我去吃飯。

    她一直就沒走,每星期都會想盡辦法見我一兩次,已經不是黏人,而是有點難纏。

    接觸越多,越是感覺她性格有缺陷,再是掩飾也沒用。

    我有點不想去,應付幾句掛斷通話。

    可也知道她獨自在他鄉過春節挺可憐的,如今蘇震天都已經跟她斷絕了父女關系,已經是孤家寡人。

    答應年夜飯跟她一起吃,當然不是只跟她一起,我在飯店包了好幾桌,到時會宴請不少人。

    繼續跟老媽商量,她主要是怕花錢,我也不敢說這陣子賺了多少,怕她被嚇到。

    可她的電話鈴聲卻響了起來,一看立刻眉開眼笑。

    “亞軒打來的。”說完接聽。

    我沒好氣起身,剛要上樓,老媽又傳來喊話。

    “亞軒讓你去貴賓樓吃飯,趕緊的。”

    我有點無奈,“她找我吃飯,給你打電話干嘛?”

    “哪那么多廢話,趕緊的。”

    面對老媽的催促,我也只能趕過去,不知道董亞軒搞什么。

    進入飯店包廂我呆住了,赫然看到董亞軒和蘇雅柔聊的正開心。

    蘇雅柔還向我甜甜一笑,“這是我閨蜜,漂亮吧?”

    董亞軒也一臉笑意,“她約不出你來,只好讓我打電話。”

    我眉頭緊皺,關上房門詢問,“你倆怎么攪到一起了?”

    蘇雅柔微微噘嘴,她可不敢說什么不好聽的話,只好轉移話題,“這話說的,我點了你最愛吃的菜。”

    董亞軒苦笑,“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都是你不喜歡的女人,只好在一起抱團取暖嘍。”

    一股子幽怨味兒,我也只能苦笑坐下,才已經擺上,蘇雅柔給我倒了一大杯白酒。

    我沒好氣嘀咕一聲,“又打算把我灌醉為所欲為啊?”

    蘇雅柔臉微微一紅,“瞎說!”

    兩個大美人陪著,還都刻意討好,我還能說什么,也只能該吃吃該喝喝。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 彩宝 江西时时彩 股票涨跌跟什么有关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招商 浙江6+1体彩中奖规则 七星体育彩票 湖北11选5前三直遗漏 上海股票配资哪家好 中国山西体彩11选5走势图 幸运28预测凤凰 体彩浙江6 1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快3三同号单选遗漏 大发快三开奖计划网 91配资 快三玩法规则 要真钱的打麻将游戏 福建十一选五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