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全職法師 > 第1709章 沒完沒了的小妖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黑漆漆的陡峻山嶺,狂風肆虐,眾人快速在一條蜿蜒湍急的山澗中前行著,前不久才只是凜冽的風現在開始已經發生了質變,這些風不僅可以刮得人難以行走,更帶著很強的風蝕威力,讓人的皮膚莫名的龜裂開。

    這種情況下,大家不得不支撐起防御結界來,這種持續刮過肌膚的力量長久之后確實會讓人變成一堆白骨。

    “這么黑乎乎的,我們怎么找得到簾樹啊?”許參謀有些擔心的說道。

    在變天,整片郁郁蔥蔥的秦嶺之山就讓人分不清那些植被的種類了,更不用說是在這夜間,現在他們這樣匆匆忙忙頂著娑風在趕路,反而更容易出事,要再遇到一大群妖魔阻攔,他們境況就會更加危險。

    “簾樹是什么?”莫凡有些不解的問道。

    “是被稱之為秦嶺守者的一種大植物,它們無規律的分布在秦嶺的山中,這種樹木的樹枝和樹葉比較奇特,樹枝會類似于柳樹一樣在生長到一定高度之后就垂落下來,而葉子們更會在多根枝條垂下之后攀爬交纏生長,會在樹下組成一層又一層的葉屏之簾,娑風的強大風蝕對植物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所以只要我們找到一顆簾樹,并躲在它的簾葉枝下,便可以安全度過這場娑風了。”靈靈說道。

    “確實是這樣,但是在白天尋找簾樹都非常困難啊,現在是夜里……”許參謀嘆了一口氣道。

    “媽的,這風越來越強了,我的皮都要脫掉一層了!”趙滿延罵道。

    起初大家只是覺得被這風吹得皮膚干燥,漸漸的這種干燥演變成皮裂,要是再不做一些防范措施,整層皮膚都會徹底被刮開,之前沒有進入秦嶺,還不知道這種娑風如何,現在親身感受,更讓人覺得可怕。

    偏偏整個秦嶺到處都會刮著這樣的娑風,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躲避,這些風簡直無孔不入,于是長達兩三個小時的折磨后,娑風再一次刷新了莫凡等人對這種妖風的看法!

    趙滿延已經支撐起了魔法防御,但這個過程肯定是不斷消耗魔能的,在這樣的野嶺外沒有魔能就跟姑娘在光棍村裸|奔沒什么區別。

    “老趙,按照你的修為,你可以在這種風里面支撐多久?”莫凡詢問起趙滿延來。

    “五個小時吧,五個小時后我的魔能就差不多沒有了。”趙滿延回答道。

    “運氣好,風的威力遞增的話,可以支撐更久,但如果不斷增強,五個小時是不太可能了。”許參謀說道。

    “呼呼~~~~~!!!!”

    走在最前面的大地亞龍噴出了一團氣旋,想要將面前的那股娑風給打散,但這種風就是極其怪異,不管用什么力量都無法打散,唯有魔法防御可以起到一些作用。

    大地亞龍渾身覆蓋著金褐色的鱗片,這種鱗片防御力其實跟君主級的肌膚相差無幾,讓人意外的是,此刻這頭龍的龍鱗也出現了一些明顯龜裂的跡象,一些沒有覆蓋龍鱗的地方,更是布滿了細細密密的肌膚裂痕。

    體型大,被刮的面積更多,大地亞龍顯得非常難受,魔法師們的小范圍防御結界又無法將它給籠罩進去。

    “你回去休息著吧。”李德鑫很是無奈的將自己大地亞龍給收進了契約空間里,同時也罵道,“這到底是什么怪風,連我的亞龍都承受不住!”

    “娑風是無視防御的,所以什么級別的人踏入秦嶺,都要遵循秦嶺的法則。”張小侯說道。

    “真是鬼地方!”

    莫凡看到亞龍都有些禁受不住,心中暗暗詫異。

    也不知道這種風究竟是怎么形成的,會有這么怪異的威力。

    “如果亞龍承受不了的話,那些小妖小魔怎么活啊?”俞師師問道。

    “小妖小魔在這種自然戒律里面反而各有各的小手段,而且娑風是無等級差別的侵害,亞龍這種生物大概承受個三五個小時就會皮膚徹底被刮開,一些普通的妖獸其實也一樣。”張小侯說道。

    “百分比真實掉血……”趙滿延吐出了一個游戲術語。

    “難怪秦嶺被稱之為妖嶺,正常人要摸不透,真是有去無回了。”莫凡說道。

    “張少軍將,我們這樣胡亂的走,反而更不妥當吧?”許參謀終于還是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再往前一公里。”張小侯說道。

    跟著張小侯繼續往前走了大概一公里,許參謀又忍不住要說話了,這時張小侯一下子加快了速度,宛如一陣旋風般快速的抵達了前面一座大山壁下面。

    山壁巍峨,看上去像是一座被一劍從中間劈開的山,陡峭一面近乎垂直,上面生長著許多大大的古松,它們粗壯的樹干可謂是在這不斷觸及黑夜的區域里構架出了一片小小的樹葉天地,不少生物都棲息在其中。

    而山壁靠地面的位置上,有一顆外形與其他植物截然不同的古樹,它樹干傾斜的指向夜幕,在中央位置分成了兩個大的走勢……

    兩道主干堅韌挺拔,沒有絲毫受到狂風肆虐侵蝕的影響,更沒有出現任何的搖擺,而它的樹枝就截然不同了,那些分布在主干上的樹枝總是會自然的彎垂下來,組成了一道道美麗的垂簾。

    垂簾上,一片片帶有特殊弧線形的葉子非常繁密的生長著,將樹下的所有區域都完美的遮蔽了起來,娑風打在上面,僅僅只能夠讓這葉簾們輕輕的擺動著,無法將它們打散打殘!

    “那不是簾樹嗎!”許參謀驚喜的說道。

    他們已經在娑風之中行走了快三個小時了,娑風一點減弱的跡象都沒有,所以許參謀越來越擔憂接下去的境況。他們這次任務可是去救援的,時間耽誤了的話,要救援的人就會有生命危險。

    讓許參謀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事情變得緊張起來的時候,就有一顆簾樹出現在面前,果然天無絕人之路!

    “可以啊,猴子,這漆黑一片的地方你都能夠找到。”莫凡拍了拍張小侯的肩膀。

    一路上都是張小侯走在前面,在大家心情逐漸不安的時候,他堅持往前行走,竟然還真的找到了簾樹,這讓大家那躁動的心總算可以平靜下去了。

    “老子快累死了,還沒有干什么魔能就消耗了這么多,真要遇到危險可怎么搞啊。”趙滿延說道。

    簾葉帳一共有兩個,正是由兩座簾樹的主干形成的,考慮到晚上大家還要休息,于是男女分開來,橫七豎八的就躺在簾葉帳下休息了起來。

    其實,他們這群人的修為都很高,往常要行走在妖魔之地根本不可能一天的時間就疲憊成這個樣子,實在是娑風太過詭異了,讓他們不禁對秦嶺更加畏懼。

    “趕緊休息吧,這娑風到白天估計會弱一些,那個時候我們快速前行。”張小侯說道。

    莫凡這邊的人是來尋找誓言樹的,他們倒不是很著急,著急的是紫禁軍的這群人,也不知道那個落難的家伙有沒有一點本領,要是一個瓜皮的話,沒準今晚就熬不過去了!

    消耗魔能的主要就是趙滿延,紫禁軍這邊也有一名光系的法師掏空了自己的魔能,這位濃眉壯漢正在拼命的冥修,爭取在天亮前恢復足夠多的魔能來。

    “這里還不錯啊,跟一個高檔綠色帳篷一樣。”莫凡環顧了起來。

    簾樹下非常的干凈,由于陽光和風潮都很難進入這里,簾樹下面反而生長出了一片柔軟無比的淺紅色苔草,這些苔草舒服得如同席子那般,直接躺在上面都不會沾到下面的塵土泥沙,這要是在夏天,旁邊再擺一杯冰鎮冷飲,抱著半個大西瓜,一臺滿電滿信號的手機,絕對可以癱上一整天……

    “嗚嗚嗚嗚~~~~~~~~~~~~~”

    娑風還在外面盡情的吹,到了后半夜威力明顯是增強了,躲在簾葉帳下的眾人倒也舒適,無論怎么折騰,那惡心的風休想傷到它們分毫。

    “噗噗噗噗噗~~~~~~~~~~~!”

    “噗噗噗~~~~~~~~~~~~”

    大概凌晨兩三點時間,一陣陣聲音從簾葉帳外傳了出來。

    莫凡是清醒著的,他立刻睜開了眼睛,仔細的去聆聽外面傳來的聲音。

    “戾!!!!”

    “戾~~~~~~!!!!!”

    幾聲尖銳的啼叫聲緊隨其后響起,莫凡皺起了眉頭來。

    這叫聲不是巡山羽妖的嗎,外面刮這么大的風,這群巡山羽妖難道不找地方躲起來?

    “戾戾戾~~~~~~~~!!!!”

    漸漸的,這種叫聲變得頻繁了起來,貌似越來越多的巡山羽妖在這大山壁附近盤旋,并且在那里呼喚著它們的同伴們。

    “怎么回事??”李德鑫醒了過來,不耐煩的問道。

    “它們好像并沒有打算放過我們,這次聚集的數量更多。”莫凡說道。

    “這般不知死活的小妖,這一次就不是震退他們那么簡單了!”李德鑫狠狠的說道。

    李德鑫正要出去召喚它的亞龍來收拾這群巡山羽妖,可剛要掀起葉簾,一股極其強勁的娑風打了過來,吹得里面的人措手不及、東倒西歪。

    “該死,娑風怎么更強了……那外面的巡山羽妖是怎么回事???”李德鑫罵道。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管家婆无错三头中特 大唐棋牌官方下载地 上海选四历史开奖号 广东闲来麻将微信版 李逵劈鱼棋牌 电玩城捕鱼游戏 东北踢坑游戏下载 东方通信股票行情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 融资融券买股票 能够赚钱的网络游戏 宝博棋牌下载 nba三分球排行榜 30选5基夲走势图 沈阳娱网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