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全職法師 > 第1071章 龍牙斗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

    “很好,你做得非常好,克羅地亞魔法協會以及政府都向我們致來謝帖,我們帕特農神廟所需要的克羅地亞黑杜鵑花將不再收取任何的稅務費用!”中央大殿內,殿母甚是高興,看待心夏的目光也和之前大不一樣了。

    黑杜鵑花一直是帕特農神廟非常或缺的一種藥物材料,往常克羅地亞會在這方面收取相當高的稅務,偏偏黑杜鵑花的品質也就只有克羅地亞那里最好,在用量龐大的情況下,每年采購黑杜鵑花在稅務的消耗上都是一筆相當驚人的數目,讓殿母都沒有想到的是,克羅地亞政府因為瘟病的事情,竟然直接免除了稅務,這位他們帕特農神廟可節省了一大筆錢。

    而這一切竟然是因為被故意刁難的新候選人葉心夏,她不單單是解決了這場病疫,更似乎在克羅地亞揚起了一陣呼吁之聲。

    帕特農神廟里一共有八位候選人,心夏加入其中只能算是第九位,其他候選人各自都在一些地方擁有自己的名望與美名,能否最終成為神女,也是看世界各地的呼聲,一旦有哪位候選人的呼聲在世界各處都會有響應的話,那么她就離世界神堂不遠了,人們敬仰,愛戴,形成一種宛如宗教一般的信仰!

    當然,候選人期間,大家都只是支持,還談不上那么根深蒂固。

    心夏本身是在神女殿默默無聞的,可不知為何在一些地方已經有了支持之聲,再加上埃及那場金字塔戰役以及正炙熱的克羅地亞傳染病……

    兩次都有她的名字,再加上候選人的身份公布,于是埃及那邊和克羅地亞那邊同時涌起了一陣呼吁,支持心夏這位第九候選人!

    雖然這點呼吁之聲與其他幾位候選人的影響力差別還很大,可心夏也算是有自己的影響力了。

    “現在應該沒有人對她成為候選人有異議了吧?”殿母反問了一句,目光掃視著眾成員。

    “這點功績,離候選人仍舊是有差距的,兩個國家之所以會忽然大肆追捧,不過是跟風而已。”大賢者梅若拉依舊直接表示著自己的不滿。

    “作為剛晉升的女侍,能夠讓人記住你的名字,能夠讓世人更加尊敬我們帕特農神廟,這就是很難得的事情……”

    心夏看著殿母,不知道為什么心夏感覺其實是有些奇怪的。

    按理說,即便自己最近確實表現出色,完成了很多女侍都沒有完成的事情,但殿母對自己的青睞是不是有點過頭了,作為殿母,她不是應該更關心候選人以及女賢者們的情況嗎,相比起一些更大的事件,自己所做的其實也只能夠算是一般……

    心夏對帕特農神廟的職位晉升不是那么的狂熱,不像其他女侍那樣,幾乎可以整個人都鉆入到晉升之事上,反倒是殿母的這三番兩次有意提攜自己,讓心夏受寵若驚的同時,又覺得幾分不安。

    一方面是殿母的這番好意讓心夏不明用意,另一方面就是來自神女殿其他人員的目光,心夏可是心靈系法師,她可以感覺到這些人目光里的敵意!

    ……

    ……

    威尼斯水都

    返回到這座水上城都,莫凡發現其人流量又變大了,一些比較狹窄的橋道、水道都徹底擁堵,感覺要再有人繼續進入到威尼斯,威尼斯水上交通是要徹底癱瘓了!

    “凡哥,你打國賽還能這樣亂跑的啊?”張小侯打心底佩服莫凡,別的國府選手那都是緊張兮兮的候著,生怕走出去后出了什么意外,不能夠好好比賽,莫凡就牛b了,直接跑到危險的克羅地亞!

    “比較重要的比賽我自然會回來。”莫凡說道。

    “好像下午就是我們國家的賽事,我先看下是打哪個國家……”張小侯拿出了手機查看了起來。

    一旁的靈靈看都沒去看,直接回答道:“是西班牙。”

    “西班牙??”不知道為什么,莫凡心里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有什么問題嗎,這?家伙很強?”張小侯問道。

    “強是肯定很強的,記得上一屆他們排名大概是十三左右吧。”靈靈說道。

    莫凡偏過頭,低著視線看了一眼小青馬尾鞭的靈靈,嘀咕了一句道:“上一屆你才幾歲呢,這種事情你都記得!”

    靈靈忽然沉默了,好像想到了什么令她不太開心的事情。

    莫凡也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么,便也沒有去在意,只是告訴靈靈和張小侯道:“待會我帶你們到休息區那里,你們就在那里觀看好了,這會買票你們是別想買到好位置的!”

    返回威尼斯的時候,時間有些緊,而且交通還分外的不方便,張小侯不免擔心莫凡會不會錯過時間。

    而且,不久前封離那個老家伙還打電話來確認了一遍,詢問莫凡這混蛋到底在干什么,怎么還不到現場。

    莫凡當然不會說自己是跑克羅地亞了幾天,只說自己閉關修煉,沒啥事不要叫他……

    ……

    “凡哥,怎么感覺這個場地人有點少啊,難不成我們中國和西班牙打算是冷門?”到了賽場,張小侯不免問道。

    靈靈也抬起頭來,看著有些空蕩蕩的大賽場,一副閉口不言的樣子。

    莫凡也納悶,難不成所有人都進場了,可就算都進場了,這外圍應該也有很多人的才是啊,世界學府之爭可算是國際上保留的少有的魔法決斗賽事了,大部分人想要看到真正的魔法較量也就只有在這個世界學府大賽上……

    “莫凡,你怎么還沒到啊,都快開始了!”趙滿延的電話急匆匆的打了過來,質問道。

    “我已經到托倫托魔法斗場門口了啊,怎么感覺怪怪的,里面一點聲音都沒有。”莫凡說道。

    對面那邊沉默了幾秒鐘。

    “你他媽是腦子灌滿威尼斯河水了嗎,今天是在龍牙魔法斗場!”趙滿延的聲音從手機里咆哮了起來,讓莫凡感覺那家伙的唾沫都要噴出來了。

    “媽蛋,沒人通知我啊!”莫凡也是震驚了!

    “封離估計都要把你開除國府隊了,你發給定位給我,我飛過去接你!”趙滿延說道。

    “哦,哦,我在往你那個方向去,我們半路回合。”莫凡說道。

    莫凡與靈靈、張小侯交代了一句,也不理會威尼斯的城市規定,直接以暗爵斗篷在水道上疾行……

    看著匆匆忙忙趕場的莫凡,靈靈和張小侯都是一臉看智障的表情目送莫凡遠去。

    “我們國家國府收了凡哥這樣的學員,真是得操碎了心。”

    “我們還是得買票。”靈靈滿不高興的吐了一句。

    ……

    ……

    龍牙魔法斗場是威尼斯最古老的魔法斗場之一了,這個斗場并非是臨時布置場景的,而是一直以來都宛如一片巖林那般聳立著一根根宛如龍之獠牙的石峰。

    石峰高度不一,有些鋪在離地面大概只有幾米的高度,看上去像是一座座假山凌亂的擺放著,組成巖筍迷宮,有些石峰就相當高了,長達三四十米,堪比威尼斯許多高樓,矗立在街區的稍上方!

    這次的戰斗場地也就在這里,排排龍牙石。

    “這次看來是土系法師能夠占大便宜了。”選手休息區里,江昱抬著頭看著那些參差不齊的巖峰,感慨的說道。

    “那可不一定,難道你沒有注意到整個場地地勢是往下陷的嗎?”教員白東威開口說道。

    國館的教員也已經到來了,同時國館選手也有幾位到場,作為替補學員們坐在靠后的選手位置上,國館選手里面也有幾個都是莫凡熟悉的,其中牧奴嬌自然是不用多說了,除了她,東方烈、岳棠也在里面……

    說是替補,其實根本不會有他們上場的可能,本身國府正式成員就有十名左右,除非這十名選手都出現了什么意外,他們來這里也只是為了觀戰學習的。

    “既然他沒有來,那就讓我上吧,我好歹也是次修土系,這個戰斗場地嶙峋復雜,掩石眾多,我能夠在里面發揮出很大的作用!”想要表現自己的官魚說道。

    “急什么,比賽還沒有正式開始!”封離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可如果開始了,他還沒有到的話,我們就不不允許再讓人替他了啊!”穆婷穎說道。

    在時間沒到之前,國府可以自行選擇上場選手,但到了比賽時間,所確定的名單直接上交,想要更改就不行了,而遲遲沒有上場的那個人,也將被判定為棄權。

    “你們說的那家伙,不會是已經躲起來了吧,這是一個膽小如鼠的家伙,在我們西班牙法師里,就絕沒有這種避而不戰的懦夫!”班波王子的聲音傳了出來,言語里絲毫不掩飾對莫凡的諷刺,不過,在意識到身邊就是穆寧雪,班波王子又急忙表現出一副彬彬有禮的模樣解釋道,“穆寧雪小姐,我可不是針對你和你的隊伍,我只是針對那個對我相當無禮卻落荒而逃的人,我希望在今天能夠跟他有一個了結,卻不料他不顧團隊榮耀,這樣令人失望的潛逃。”

    班波王子在那里喋喋不休,穆寧雪純當他是空氣。

    莫凡這人,穆寧雪又不是不了解,別說是修理了一個王子了,暴揍了一位國王,他都照樣吃,照樣睡!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 福彩快乐十分玩法 极速赛车官网 五分快三怎么计划 山东体彩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彩票青海十一选五的平台 浙江20选5跨度走势图 股票推荐加推荐卓信宝配资 广东快乐10分追号计划 银河配资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期期准 昨天福建快3三开奖结果 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 广西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全国股票代码查询网 吉林十一选五规则 广东11选五5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