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摳神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心懷忐忑老三家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程煜給弗拉基米爾租的公寓,距離湖景路非常近,中間只隔著一間職業技術學校。

    溜達著,程煜給杜小雨發了條微信,告訴她自己今晚要回湖景路這邊的家里,已經完全了解程家變故的杜小雨,自然能夠理解為何程煜回父母家卻不帶上她。

    路過一家炸雞店,程煜買了兩只炸雞腿,便朝著湖景路快步走去。

    進了院門,程煜遠遠的就看到吳伯正在院子里跟花匠說著些什么,看到程煜,吳伯也是趕忙迎了上來。

    “吳伯。”程煜依舊是笑瞇瞇的,他對家里的這些幫傭一直都以很平等的方式去相處。

    吳伯看到程煜,也是滿面笑容,說道:“小少爺,您回來了。您這可有段日子沒回來了。”

    “前段時間出了趟差,辦了些事,再加上老程這不是一直躺在病房里么?我家那個壞老頭兒呢?”

    吳伯笑著回答說:“老爺在后院釣魚呢,您總不回來,他也一直悶悶不樂的。少爺的事兒雖然沒人跟老爺說,但我估摸著老爺也猜到了一些。您一會兒說話的時候,小心著點兒。”

    “那有什么可小心的,總要讓他知道的,老程這在病床上且有的躺著呢。”

    吳伯愣了愣,似乎對于程煜滿不在乎的姿態,有些難以理解。

    “可老爺的身體……”吳伯很是擔憂的說。

    程煜揮揮手,阻止了吳伯想要繼續說下去的話:“我去看看爺爺,吳伯你忙吧。”

    后院,早已是一片郁郁蔥蔥,地上的草坪被修剪的極好,緩緩向遠處延伸出去。

    前方是一汪湛藍的湖水,平靜而恬然。

    湖水的三面,被低矮的山丘圍繞,山上的植被在夏日的陽光照射之下,極力吞吐著天地之氣,葉片嘩啦啦的隨風而動,展現著它們極為旺盛的生命力。

    湖邊的涼亭之中,程青山略顯佝僂的身影,微微的隨風晃動著,程煜一看,就知道老頭子已經進入到半夢半醒的狀態。

    程青山一直都是如此,只要讓他坐住了,他就會很快進入這種仿佛打坐一般的狀態之中。

    看著像是睡著了吧?你跟他說的每句話他都聽得見。

    可你要說他清醒著呢,他又幾乎不會給你任何回應。

    這種狀態,隨著程青山罹患阿爾茨海默癥之后,似乎越發的嚴重起來。

    不過醫生也說這沒什么不好,相反,這種狀態下,老爺子的大腦并未休息,這反而對延緩他的病情有好處。

    程煜拎著那兩只炸雞腿,快步走向程青山。

    陪伴著程青山的護理看到程煜,程煜趕忙跟她擺擺手,示意她別出聲。

    可即便如此,程煜幾乎是剛把左腿邁進亭子里,程青山就突然醒了。

    老頭兒抽抽鼻子,眼睛都還沒完全睜開,嘴里卻已經含混不清的在說著:“什么味道?好香啊,嗯嗯,是炸雞腿……哈哈,我大孫子回來了!”

    說罷,老頭兒手舞足蹈的就要起身,護理無奈的上前扶起程青山,看著程煜不無埋怨的說:“程少,您每次回來都給他帶這些垃圾食品……”

    程煜笑著迎上已經朝著自己撲過來的程青山,把手里的雞腿遞給他一只,老頭兒立刻笑得滿臉的褶子都堆砌了起來,雙手飛快的撕開炸雞腿的紙袋包裝,將大大的雞腿塞進了自己的口中。

    “我挺久也沒回來了,而且醫生也說了,到了他這個份上,愛吃什么就控制著給他吃一點兒,還能吃多少回呢?我平時頂多也就一周回來兩次,沒關系的。”

    護理嘆了口氣,說:“您這一頓雞腿,我后邊就得加著小心至少一整天……”

    程煜一邊看著因為雞腿啃得滿嘴流油的程青山,臉上始終保持著一種欣慰的笑容,一邊,他示意護理坐下。

    “說句實在些的話,這本就是你的工作職責。我不是想指責你什么,任何人對于工作這件事,都希望活少錢多。我也明白伺候一個像這個壞老頭一樣的老人的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這兩年,你們兩個護理倒著班幾乎也沒什么休息的伺候他,有勞了。但現實就是如此,我們家為此支付給你們的薪水,也是其他正常護理人員的數倍。我想,這不應該成為被抱怨的理由。你說呢?”

    雖然程煜在說這番話的時候,一直保持著平靜的微笑,可那個護理還是頓時緊張了起來。

    “程少……程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在擔心老爺子的身體……”

    程煜依舊微笑著看著眼前說話已經有些結巴的女孩,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他的問題在這兒,不是其他地方。一周一兩次的不健康飲食,也不會讓他變得極其難以伺候。到了他現在這個階段,你就算是天天燕窩魚翅的養著,在他的嘴里也怕是沒有半點滋味了。舌頭也好,嗅覺也罷,都會隨著年紀的增大而變得遲鈍。你以為他真的很喜歡吃炸雞么?不,他只是覺得,這些是他現在唯獨還能覺察出香味的食物而已。多體諒一個老人對于很多東西的理解,已經跟我們這個年齡段不同了吧。”

    說罷,程煜將手里的另一只雞腿也遞給了程青山,將他手中那只已經啃得差不多,但還在津津有味的吮吸的雞腿骨頭拿了下來。

    “別擔心,也別害怕,我只是跟你閑聊一下而已,沒有別的意思。行了,你先進去吧,我陪老頭兒坐會兒。你讓廚房給老頭兒準備點解膩的東西,一會兒我推他進去。”

    護理戰戰兢兢的點點頭,匆匆忙忙的朝著廚房跑去。

    程煜耐心的等著程青山吃完了第二根雞腿,把骨頭從他手里取了下來。

    程青山似乎有些意猶未盡,伸出手,說:“還有沒有?”

    程煜在老頭兒的掌心上打了一下,說:“沒有了,你還想吃多少?自己擦擦手擦擦嘴。”

    程青山嘿嘿一笑,接過紙巾,仔細的擦手擦嘴。

    “老頭兒,小李和小黃對你好么?”

    程青山看了看程煜,停下了擦手的動作,說:“挺好的,倆小姑娘沒壞心,現在誰家還不都把自己的孩子當寶似的啊?她倆這年紀輕輕的卻要這樣照顧我這么個老頭兒,偶爾有點懈怠也正常。”

    “懈怠我倒不怕,怕的是埋怨。”

    “她就是覺著跟咱們處的太熟了,口沒遮攔的。你這孩子,平時不都挺好的,什么時候學得跟你爸似的那么愛訓人了?”

    程煜哈哈一笑,從程青山手里把紙巾拿了過來,扔進旁邊的小垃圾桶里。

    “老頭兒,您有多久沒看到我爸了?”

    程青山想了想,將目光投向湖面,半晌才說:“得有些天了,我問過,老吳頭說你爸出國考察去了。我知道他們在騙我,不過我也沒啥可擔心的,你爸還年輕,能咋地?這些年天天凈瞎忙,病一場,好好休息一段時間,我看挺好。哦,你爸什么病?”

    “跟您說了您也不懂,不過您猜得沒錯,他是病了,估計且得休息一段時間。”

    “嗯,你跟你媽說說,公司的事兒少忙活點兒,別回頭跟廣年一樣。我說他們,他們凈敷衍我。”

    “得嘞。”

    程煜愉快的答應著,然后看了看現在還算能記事兒的程青山,沒有過多的猶豫,開口說道:“您在東北的破事兒,我爸跟我說了。”

    程青山明顯一愣,隨即整個人都仿佛委頓了下去,變得有些怯生生的,偷眼看了看程煜,小聲說:“你沒告訴別人吧?”

    “還沒有,但快了。”

    “別告訴他們,我也是沒辦法才告訴你爸的,讓他幫著照顧著點那個丫頭。她也挺不容易的,要不是她母親生了病,她也沒想過來找我。”

    “放心吧,沒人會因為這事兒怪您,您不是也不知道自己在東北還有這么個女兒么。”

    “話是這么說,可我這么大年紀了,我也要面子的。”

    “我原本也不想告訴任何人,但沒辦法,出了點事。”

    程青山扭臉看了看程煜,張了張嘴,但最終還是沒問出口。

    過了會兒,他嘆口氣說:“我也不問是什么事兒了,反正我也操不了那個心,但是大孫子,你對你那個大姑她好點兒。”

    “您放心,我不會為難他們家的。過幾天她要來吳東,您想不想見見她?”

    程青山猶豫了片刻,最終說:“我見她的事兒,能不讓你爸媽還有你叔叔嬸嬸們知道么?”

    “這個行。”

    “那就見見吧。”

    程煜點點頭,聽到前院已經傳來了車子停下的聲響,便說:“我推您進去吧。”

    把程青山交回到護理手里,程煜回到了程廣年和寧可竹住的那幢房子當中。

    推開門,程煜看到廳里坐著程廣天一家人,他笑著喊了一聲:“三叔,三嬸。你們來了。”

    程廣天和方夢迪大概已經知道了些邊角料的消息,略有些緊張,見程煜跟他們打招呼,趕忙站起身來。

    “煜兒回來了,你媽說讓我們晚上回來吃飯,說你有事找我們。啥事兒?”

    程煜走上前去,又對程苒和程默姐弟倆點點頭,說:“二叔一家應該在趕回來的路上,等人到齊了再說吧,也省的我說兩遍。”

    程廣天和方夢迪面面相覷,雖然都是程煜的長輩,但現在他們都從程煜身上感受到那種家長的壓力,就仿佛接管程氏集團的不是寧可竹,而是程煜一樣。

    “是跟程傅有關?”方夢迪終究還是沒忍住,試探著問了一句。

    程煜也沒隱瞞,點點頭,說:“嗯,三嬸您肯定也聽說了,警方把程傅從集團帶走,就沒再把他放出來。這事兒呢,比較復雜,所以,還是等二叔一家到了咱們一起說罷。”

    頂點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 4050百家乐全讯网 免费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河北省快三形态走势图 资产配置的模型有哪些 比较好用的股票分析软件 甘肃快三APP 北京快中彩开奖号码公告 快三计划免费软件手机 广东36选7中奖说明 湖北11选5当前最大遗漏 秒速时时彩盛世官网 快乐扑克三走势图 百度内蒙古体十一选一定牛 江20选5风采网 河北福彩排列七规则 上海时时乐今天开奖全部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