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抗戰之重生天狼戰將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抓元兇(七)

第五百七十八章 抓元兇(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當劉三寶和周志新緊鑼密鼓的推演晚上行動的過程時,奉天火車站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防守的非常的嚴密。關東軍參謀長松井太久郎出現在了月臺上。過了大約十多分鐘,火車的汽笛聲從不遠處傳了過去。上午十點四十分左右,列車緩緩地駛進了車站。

    等列車停穩后,松井太久郎走到了第二節車廂前面的門邊,沒過多久,一個佩戴著中將軍銜看上去有五十多歲的中年人走到了車門前。松井太久郎笑著招呼道:“宮本君,歡迎你的到來!”

    宮本川康中將笑著走到了月臺,跟松井太久郎握了握手,說道:“你知道,我本來滿|洲|將是我著這次支|那之行的最后一站,但是昨天晚上我接到了東京大本營的命令,讓我不得不推遲返回東京。”

    松井太久郎尷尬的笑了笑,立刻轉移話題,說道:“宮本君,車在外面等候多時了,請隨我來!”說罷松井太久郎帶著宮本川康向火車站外走去。

    一路上,宮本川康臉一直板著,沒有意思的笑容,也沒有跟松井太久郎又過任何交流。就在轎車快要駛進關東軍司令部的時候,宮本川康冷不丁問道:“接觸過電報的人是否已經全部被看管起來了?!”

    松井太久郎微愣了一下,隨即點頭道:“是的!發現問題后,第一時間把他們都看管起來了。沒有一個漏網之魚。”

    “吆西!”宮本川康認同的點了點頭,說道:“天皇陛下得知關東軍司令部隱藏著支|那特工非常的憤怒。責令我在短時間內找到這個特工,所以我的壓力非常的大,希望你們能夠好好的配合我。”

    松井太久郎問道:“需要怎么配合?!”

    宮本川康回答道:“還不清楚,等遇到了,我再請你們幫忙。希望你們不要推辭!”

    “嗨依!”松井太久郎應了一聲,剛想再說些什么,轎車停了下來。等在邊上的侍從快步走到了轎車邊,打開了車門。

    宮本川康下了車,看到站在階梯上的山田乙三,臉上又再次露出了笑容,說道:“山田君,不久不見!”

    山田乙三笑著走下階梯,跟宮本川康握了握手,說道:“早就盼著你來了。請隨我來!”說罷山田乙三帶著宮本川康向辦公樓里走去。

    走進會客室,山田乙三招呼宮本川康坐下,問道:“宮本君,這次來|滿|洲|能夠待多長時間?!”

    宮本川康回答道:“本來我在|滿|洲|能夠待一個星期,但是現在我不得不推遲了。因為就在昨天晚上我接到了東京大本營的電報,讓我找出潛伏在關東軍司令部里的支|那特工。”

    山田乙三聽到宮本川康的話,臉色變了數變,說道:“這次發生的事情我非常的驚訝。驚訝的讓我有些后怕啊!這次是損失了一些飛機,如果在大部隊作戰的時候,我們的計劃被泄露出去,那個結果,就不是現在能夠承受的。”

    宮本川康點頭道:“的確如此!查找支|那特工的事情刻不容緩。現在時間還早,我想等一會去看看那些被看管起來的人。”

    山田乙三說道:“雖然事情非常的急,但是也不差這一會。”

    “不!”宮本川康搖頭道:“一天不找出他們,我一天不放心。還是早點把他們找出來為好。等我把人找到了,你再請好好的吃頓飯也不遲。”

    “好吧!”山田乙三想了想點頭同意了宮本川康的建議,對松井太久郎說道:“松井君,你去安排一下。”

    “嗨依!”松井太久郎站起身,應了一聲,向會客室外走去。……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天也漸漸地黑了下來。宮本川康回到了山田乙三為他安排的辦公室。剛坐下,宮本川康還沒有來得及喝上一口水,敲門聲響了起來。

    聽到敲門聲,宮本川康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叫道:“進來!”

    山田乙三推門走進了辦公室。宮本川康看到山田乙三急忙問道:“山田君,你怎么來了?!”

    山田乙三笑著說道:“不能光只工作不吃飯啊!”說著山田乙三示意跟在身后的侍從把帶來的酒菜放到身后的茶幾上,隨后說道:“宮本君,請!”

    宮本川康輕笑了一聲,站了起來,繞過辦公桌走到了茶幾前,看著茶幾上的酒菜,說道:“山田君,你真是太客氣了!”

    山田乙三打趣道:“如果我對你照顧不周,下次回東京,秋代子一定會找我麻煩。”

    宮本川康聽到山田乙三提到自己的妻子秋代子,不自覺的回想起了當年讀軍校時的事情,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看來,你還在為當年的事情耿耿于懷啊!”說罷宮本川康和山田乙三面對面的坐了下來。

    等侍從全部退出辦公室,山田乙三拿起了酒壺,往空杯子里倒滿酒,然后端起酒杯,說道:“這杯酒算是我為你接風洗塵!”

    宮本川康端起酒杯,笑著跟山田乙三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輕輕地了一口,說道:“山田君,你我是多年的朋友。彼此都非常的了解。你有什么事盡管說吧!只要我能夠辦到的一定不推辭!”

    山田乙三說道:“宮本君,這次你可是想錯了。今天這頓酒,就是單純的給你接風洗塵。”

    宮本川康盯著山田乙三看了幾秒鐘,“哈哈哈……”忽然放聲大笑起來,說道:“山田君,你變了!沒有想到你來支|那這幾年變的單純了!”

    山田乙三嘆了口氣,說道:“一直戴著面具,總有累的時候。難道我當了司令官,就不能沒有朋友了嗎?!”

    宮本川康點頭道:“看來你是看穿了!”

    山田乙三回答道:“不是我看穿了。而是支|那人的炸彈把我炸醒了。短短的兩年,我們先失山西,接著綏遠,然后察哈爾、熱河,現在又是河北。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幾年,我們就會從支|那退出去。支|那太大了,雖然我們能夠蛇吞象,但是早晚我們的肚子會被大象撐破。當初石原君的建議是對的,但是我們都被軍功沖昏了頭腦。現在木已成舟,我們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宮本川康問道:“山田君,你什么時候變的那么悲觀了?!”

    山田乙三拿起酒壺,邊倒酒邊說道:“不是我悲觀。而是支|那軍的成長速度太快了,尤其是G軍。原來他們不敢跟我們正面交鋒。但是現在他們不光敢跟我們打陣地戰,而且在劣勢兵力下,他們還能戰勝我們。”

    宮本川康說道:“這一年來的戰報我都看過了。支|那軍的變化的確是大。但是我們不是輸給重慶GM政|府的部隊,而是輸給了延安的G軍。他們雙方名義上都是中國|軍|隊,不過他們喜歡內斗,重慶GM|政|府一定不會坐視G軍不斷壯大。他們一定會采取手段,限制G軍發展。我們正好可以利用這點,挑撥他們的關系,打破他們雙方間的平衡。只有他們斗起來,我們才能渾水摸魚,坐收漁利。”

    “吆西!”山田乙三拿起酒杯,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鄭重的說道:“宮本君,謝謝你剛剛的開導。我知道接下來該做什么!”

    “不!”宮本川康搖頭道:“你錯了!你還不清楚你要做什么!”

    “納尼?!”山田乙三微愣了一下,一臉不知所措的看著宮本川康。宮本川康接著說道:“我知道自從諾門坎戰役之后,關東軍的士氣非常的低落。你想用勝仗來激勵士氣,這點沒有錯。但是你錯是錯在,在錯誤的時間選擇了錯誤的對手。”

    山田乙三立刻明白了宮本川康所指的什么,苦笑道:“宮本君,有一點恐怕你沒有想到,就算我不對G軍動手,他們也找上我們。與其被動,還不如主動出擊。”……

    山田乙三和宮本川康兩人喝酒聊天一直到了晚上十點鐘。就在山田乙三和宮本川康兩人返回各自的住處的時候,劉三寶帶著人按照事先的計劃,來到了小東邊門不遠的地方。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確定沒有變化后,劉三寶立刻下達了行動命令。

    雖然城樓上的鬼子和偽軍警惕性很高,不過他們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城外。絲毫沒有想到會有人從他們的背后發起進攻。所以劉三寶帶著人只用了短短的一刻鐘時間,全|殲了城樓上的鬼子和偽軍。

    劉三寶和特戰隊員們換上了鬼子和偽軍的衣服,接著把尸體藏了起來,然后裝作沒有事情的樣子,偽裝成鬼子和偽軍繼續站崗。

    話分兩頭,當劉三寶他們得手的時候,周志新也開始動起了手。

    為了能夠順利完成任務,周志新采取兵分兩路的策略,一路由代號毒蜂的梅朝海帶人在軍官俱樂部外負責接應,另外一路由周志新親自率領。

    周志新和十個特戰隊員穿著鬼子的衣服,偽裝成巡邏隊從暗中走了出來。在路過軍官俱樂部大門的時候,周志新他們并沒有停留,而是繼續向前走。繞過軍官俱樂部,確定周圍沒有鬼子的暗哨和巡邏隊后,周志新帶著特戰隊員們來到了軍官俱樂部后面。

    等了三四分鐘,再次確定周圍沒有鬼子或者偽軍后,周志新向代號獼猴的侯光山使了個眼色,輕聲叫道:“上!”

    “是!”侯光山應了一聲,把槍背到背后,動作麻利的順著落水管向上跑去。很快侯光山爬到了樓頂平臺,從挎包里拿出了繩子,一頭綁到了身后用來晾衣服的木架上,另外一頭丟下了樓。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