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狂探 > 第2197章 上船的意義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警官,”如此時候,餐廳內的眾人早已安奈不住,雷大升率先瞪大眼睛問道,“這個人,到底是誰啊!?”

    “哼!”趙玉冷哼一聲,“是誰誰知道,難道,你們看不出來,那個人的臉色已經變得很難堪了嗎?”

    “啊?”聞聽此言,眾人面面相覷,互相觀瞧。

    然而,誰也看不出,趙玉所指何人。

    “在朱喜城出事之前,”趙玉卻穩穩說道,“他組織過很多次游艇會,也邀請過不少人參加!

    “但是,開船的卻從來不是關修杰,而是我們的現任總經理……嗯……”趙玉面向孫金健,問道,“你叫什么名字來著?”

    “啊!?”

    趙玉如此一說,現場頓時驚呼一片,眾人將目光全都對準了天勤集團總經理的孫金健!

    而這個時候,眾人終于看出,孫金健印堂發黑,臉色鐵青,顯然那個變了臉色的人,正是他!

    “你?”雷大升傻眼,雖然他和孫金健素有恩怨,可是眼中卻是透著深深的懷疑。因為,孫金健根本沒有參與那次游輪會,從來都沒有成為過嫌疑人。

    看到眾人的目光,孫金健更加局促,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大顆的冷汗。

    “對……的確……”關修杰說道,“我一共就參加過兩次游艇會,聽說以前負責開船的,都是孫經理!可是……這又能說明什么呢?”

    “你別特么明知故問了!”趙玉奚落了關修杰一句,更正道,“不對,應該是裝傻充愣!”

    “我?裝傻充愣?”關修杰委屈,頓時不知所措。

    “雷大升是當時的公司總經理,”趙玉說道,“但是,雷大升年事已高,已經萌生了退意!

    “雷大升退休之后,最有希望晉升為總經理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我們這位孫……孫什么來著?”

    “孫金健!”伊琴給趙玉提供了答案,同時饒有興致地看向了一旁的孫金健。

    “事實證明,”趙玉說道,“在朱喜城失蹤之后,你果然如愿以償地拿下了這個天勤集團的總經理職位,一直干到了現在,對不對?”

    “對!”伊琴點頭,然后催促,“我想聽聽‘但是’!”

    “但是……”趙玉不出所料地說道,“根據我所獲得的資料顯示,事實卻并非如此吧!?”

    “……”聽到此言,孫金健想遭到了電擊一般打了一個冷顫,然后便低頭不語。

    “老雷……”趙玉向雷大升問道,“你身為天勤集團元老,應該很清楚,當時出了什么事吧?”

    “嗯……這個嘛……”雷大升碾滅雪茄煙,皺眉說道,“你這么問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問我,孫金健是不是唯一一個有實力繼承我的職位的人?”

    趙玉沒有說話,不置可否。但是,雷大升是個聰明人,很快領悟了趙玉的意思,說道:

    “如果是這個意思的話,那還真是……只不過,具體發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能看出一點點異樣!”雷大升指著孫金健說道,“朱總一直對孫金健非常看好,以前每次游艇會都會帶著他,可是……

    “可是……4年前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在最后一次游艇會上,朱總竟然破天荒地沒有喊他!

    “這一點,的確很不尋常!”雷大升言道,“要知道,在我們集團,每個人都以能夠登上朱總的游艇為榮!

    “不管是誰,只要是能夠被朱總帶上游輪,都預示著會得到朱總的重用,將來成為集團內部的重要人物。

    “孫金健一直是總經理的最佳人選,所以,那一次他沒有上船,大家都感到很意外……”雷大升回憶道,“當時,我還特意問過朱總,孫金健是不是出差了,他為什么沒來?

    “但是,朱總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而是淡淡一笑了之!

    “后來,”雷大升又道,“我也側面打聽過,孫金健當時并沒有什么緊急任務,也沒有出差……”

    “除此之外,”趙玉又向關修杰問道,“你是不是也聽到了什么風聲啊?有沒有人跟你吹過風,說你有可能也會成為總經理的候選人?”

    “這……沒有,這可真的沒有啊!”關修杰連忙擺手,“那個時候,我還是個新人,沒有能力跟孫經理競爭的!”

    “是嗎?”這時候,伊琴說道,“我了解的,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是,我從朱總說話的語氣,還有種種跡象來看,他似乎很不想提起孫金健的名字,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我也一共參加過兩次游艇會,”伊琴說道,“以前……朱總對孫經理可親近了,那一次孫經理沒有上船,我也覺得挺意外的!”

    “我……我也是……”關修杰復述道,“我也覺得孫經理沒有上船很意外,而且,在上船的前幾天,我好像還跟他見過面,我跟他打招呼,他都沒有理我,好像我什么地方惹了他似的!”

    “嗯!”趙玉直接面向孫金健說道,“那么孫經理,你還有沒有什么補充的嗎?不如,給我們爆個料吧!”

    “我……我……”孫金健猶豫了半天,說道,“當時,朱總喊我了,我只是有點不舒服,病……病了……”

    “是嗎?”趙玉笑道,“為了能夠得到上船的機會,別說生病,就是動手術,也應該去吧?”

    “沒錯……”有公司人員說道,“我們這些人,做夢都想上船,就是腿折了都愿意呢!”

    “我說,”突然間,秘書潘素茜催促道,“咱們能不能別再磨嘰了!如果兇手就是孫經理,那么能不能快點兒告訴我們,他到底把朱董事長怎么了?真……真的已經死了嗎?”

    “是啊!”趙玉指著孫金健說道,“那你就交代交代吧!你到底把總董事長怎么了?”

    “我?我沒怎么啊!”孫金健惱羞道,“我真不明白,你們全都瘋了嗎?我都沒有上船,干嘛全都沖著我來了?

    “警官,你……你這么誹謗我,到底是什么居心?如果你認為我是兇手,那你可要拿出證據來啊!”

    “好!”趙玉笑道,“要證據是吧?有呢!沒有證據,我怎么能胡亂懷疑呢?來吧!都看一下!”

    說著,趙玉打開了自己的手機,由于提前調好了設置,他手機已經和餐廳的電視同步,手機打開之后,人們便可以從電視上看到趙玉的手機屏幕。

    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張照片,令人意外的是,照片上沒有任何人物,而只有一個精致的餐盤,盤子上還放著少量的黑色食物!

    “這……”張猛海一眼認出,“這不是魚子醬嗎?什么……什么意思這是?”

    看到圖片中出現了魚子醬,眾人亦是非常好奇。不明白這個東西,怎么可能會是證據?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 澳洲三分彩是真的吗 怎么看股票涨跌 快乐十分必赢技巧 云南快乐十分任五 河北快三跨度走势 四川快乐12开奖查询 安徽11选五遗漏查询 二分时时彩是真的吗 福建22选5技巧 青海省11选5最新开奖 陕西快乐10分早上几点开始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11选5前三组选计划 北京快3实时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软件下载 北京11选5直播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