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最強醫圣 > 第兩千五百五十八章 時間法則

第兩千五百五十八章 時間法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沈風的注意力一直在封思蕓的身上,如今在林戰河施展了劍海之后,他看到封思蕓依然是臉色未變。

    他倒是更加好奇封思蕓要如何化解林戰河的這一招了!

    此刻,林戰河背后驚天動地的劍海,正處于蓄勢待發的狀態,四周的空間猶如是龜裂的大地。

    林戰河嘴角閃現著獰笑,劍氣的呼嘯聲在空氣中越來越劇烈。

    而封思蕓美眸之中忽然有流光閃動,她的目光定格在了林戰河的身上。

    下一瞬間。

    她的身影突然動了,連一秒鐘的時間也沒有到,她便出現在了林戰河的身前。

    眼下,林戰河站在原地完全沒有動彈,嘴角還保持著獰笑,他猶如是沒有反應過來一般,背后空間內的劍海,處于短暫的停止狀態。

    在眾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

    封思蕓隔空朝著林戰河的丹田拍出了一掌,白芒一閃而過,其中蘊含的威能猶如是天雷一般恐怖。

    “嘭”

    白芒貫穿了林戰河的丹田,發出了一道破碎的聲音。

    如今林戰河周身完全沒有凝聚強悍的防御,所以封思蕓的攻擊幾乎沒有任何阻礙。

    當林戰河的丹田破碎之后,他喉嚨里發出了一道悶哼聲,背后聲勢浩大的劍海,完全處于潰散狀態了。

    沒多久之后。

    劍海消散的一干二凈,仿佛剛才沒有出現過一樣。

    林戰河臉色蒼白一片,他感受著體內破碎的丹田,按照如今的情況來看,他的丹田完全沒有恢復的可能了。

    他看著封思蕓淡漠的目光,身體不停的發顫,喉嚨里發出的聲音顯得很干:“你、你掌握了時間法則?”

    “怎么可能?神元境的修士不可能掌控法則之力的,而且這還是傳說中的時間法則,你到底是什么來歷?”

    時間法則?

    沈風聽到這句話之后,他眉頭微微一皺。

    或許是封思蕓知道沈風會好奇,所以她直接傳音說道:“時間法則也是我們天血族的一種特殊能力,正如你當初覺醒的木魂術一樣。”

    “只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時間法則更加難以覺醒,當然就算覺醒了時間法則,想要將其熟練的運用在戰斗之中,這需要平時耗費無數時間去修煉。”

    “而我如今只是掌握了最粗淺的時間法則而已,我能夠讓小范圍地方的時間,暫時停止兩秒左右。”

    “在這兩秒左右之內,那片時間停止的小范圍里,一切都會處于停止狀態。”

    “這其中包括空氣和玄氣的流動,以及修士的身體和思維,全部會處于停止之中。”

    “剛剛我便是借助時間法則,靠著短暫的兩秒時間,在這家伙沒有脫離出時間法則之前,我便廢了他的丹田。”

    沈風在聽完封思蕓的傳音之后,他有一種難以說明的心驚,這時間法則絕對算是逆天了。

    如今封思蕓只掌握了最粗淺的時間法則呢!就能夠起到如此難以置信的效果。

    要知道高手對戰,兩秒鐘足夠決定一場勝負了。

    現在林戰河完全變成了一個廢人,這在封思蕓看來,今天的危機已經化解了,至于其他的人,她完全沒有放在眼里。

    她猜到了沈風的想法,繼續傳音說道:“當然,我如今掌握的時間法則也是有限制的,如若我對神元境之上的強者,施展這等粗淺的時間法則,那么他們可以強行掙脫。”

    “不過,只要是在神元境之內,很少有修士能夠掙脫我的時間法則。”

    現在沈風終于明白,為什么之前封思蕓會那么自信了,甚至還說她在某些方面比兩位天血族的老祖都要強。

    “在如今的天血族內,還有其他人覺醒了時間法則這種能力嗎?”

    “或者說是在整個天血族的歷史之中,總共有多少人覺醒過時間法則?”

    沈風不禁用傳音問了兩句。

    封思蕓隨即用傳音回答道:“在如今的天血族內,只有我一個人擁有這種能力。”

    “而要說到天血族的歷史,那么我是第二個覺醒這種能力的人,在我之前,唯有天血族最早的一位先祖,覺醒了時間法則的能力。”

    聞言,沈風鼻子里吸了一口氣,他融合過封天狂的一滴核心之血,之前也覺醒了天血族的木魂術。

    但,他如今對時間法則更加感興趣,只不過他心里面清楚,想要覺醒時間法則,恐怕是一件無比困難的事情。

    在沈風和封思蕓利用傳音交談的時候。

    廣場上的其余人都有一種心臟要停止的感覺,畢竟林戰河所說的時間法則,在二重天之內,只存在于傳說之中。

    但他們不停回憶著剛剛發生的事情,他們也越來越能夠肯定,方才封思蕓有很大的可能,就是施展了時間法則,最后才會使得林戰河毫無反抗的。

    見封思蕓沒有開口說話,林戰河手掌緊緊握成拳頭,可如今他雙拳之中是一種無力感,身為劍山內的最強太上長老,現在卻變成了一個廢人,他根本無法接受這一切,喉嚨里嘶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封思蕓淡漠的說道:“對于一個將死之人,你覺得自己有資格知道我的身份嗎?”

    林戰河臉上的表情一僵,面對封思蕓冷漠的目光,他身體里產生了一絲恐懼,腳下的步子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封思蕓手臂一揮之間,道:“要怪就怪你對我未來的相公動手了,光光是這一條罪,就足夠讓你死千百次了。”

    從她的手臂內沖出了一條像絲線一般的纖細青光。

    這道纖細青光好像很容易就自己斷裂了,但當其掠過林戰河脖子的時候,卻輕而易舉的將林戰河的腦袋給割了下來。

    溫熱的鮮血從林戰河的脖子口噴涌而出。

    在他的腦袋滾落在地面上之后,他的無頭尸體也緩緩朝著地面上倒下去。

    站在不遠處的劍山周海溢、杜鼎言和金牧華等人,身體一動也不敢動,猶如是木樁一般。

    到了現在,他們還是不敢去相信,堂堂劍山內的第一太上長老,竟然就這么死在了一名神元境三層的女修士手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