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她鎖定嫌疑人 > 6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先確定這個人在什么地方就是了。”

    看宋欣的表情,盛君多少就明白了,宋欣還有個后手,那就是跟在她身邊的江浩。只是,沒過一會兒,江浩就打電話過來,說是把人跟丟了。

    “你逗我呢?”

    “我也沒辦法,正好路過一個人超多的路口,我就把人給跟丟了。”

    這種把人跟丟的事情,江浩自己心里也是很不爽的。既然如此,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宋欣就讓江浩先回去。

    “看來,我們今天晚上要待在這里了。”

    “你是要在這里等他出手?”

    “他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東西偷走,估計是用了什么特別的方式,為了你的清白,我不介意這么做。”

    “我突然覺得你挺不錯的。”

    “我一直很不錯,好么。”

    盛君笑了笑,宋欣卻好像發現了新大陸。

    “我好像都沒見你這么笑過,有這么開心?”

    盛君的笑容立刻消失,“我笑都不可以,你是不是管的有點太嚴了。”

    既然人家不愿意說,宋欣也不勉強了,問多了她自己都會覺得自己很無聊。

    兩個人商議出了結果,接下家就是要找店長談一下。這會兒店長也知道兩個人說的都是真的,在他們提出建議的時候的也就是猶豫了一會兒就答應了。雖然他是覺得兩個人說的都對,可是畢竟店里都是自己的寶貝,猶豫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

    等到店鋪打烊,宋欣和盛君就待在里面,等著小偷的出現。

    當然,以防萬一,宋欣在小偷選中的畫上做了標記,這樣也就不用擔心畫會突然消失。

    這樣的時光實在是太無聊了,宋欣就戴上耳機看電視劇,讓盛君有情況的時候叫自己。

    因為這是自己的事情,所以,盛君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宋欣看得很認真,似乎已經忘記了在這里的目的。盛君的狀態完全不同,他有那么一點緊張,也不知道事情會發現成什么樣。他努力的讓自己全神貫注的觀察畫四周的情況,可還是有懈怠的時候,為此,他點燃了一支蠟燭,香味彌漫,人的狀態也改變了許多。

    宋欣嗅了嗅鼻子,說道:“真香。”

    “這可不僅僅是香。”

    “明白明白,你還真是夠啰嗦的。”

    盛君本來有意推銷自己的產品,可惜,宋欣依舊是不感興趣。

    突然,盛君感覺到一絲風,他本能的看向那幅畫,果然,畫在動,他艱難拉了拉宋欣。宋欣會意,也看了過去。如她所想,這個小偷偷畫的方式很特別,人都不用出現就可以把東西偷到手。

    一開始的時候畫只是輕微的動幾下,可是,慢慢的,畫動的幅度越來越大,另一端直接飄在空中。

    然后,畫就在兩個人的眼皮底下扯斷,飛出去了。

    盛君要追,宋欣攔住他,表示沒必要這么著急,而且他們現在追過去很有可能被發現。盛君相信宋欣,所以就按照宋欣說的做。

    過了一會兒,宋欣說可以追了,然后她就用撲克牌變出了一只紙鶴,跟隨著紙鶴追出去了。

    他們追了很長的一段路,還在大路上,讓人忍不住會想是不是追錯了。可是,宋欣堅信自己的紙鶴是不會帶錯方向的。

    見宋欣如此自信,盛君就沒說什么,兩個人繼續追。

    終于,他們看到了房子,可是,紙鶴飛出了那些樓,朝著后面的空地飛去。

    “難道不是人?”盛君心里這么想著,不過,也還不能確定,有可能是他想多了。

    終于,紙鶴停了下來,變成了灰燼,而他們現在的確是身處一塊空地。

    “四處看看吧。”

    盛君點頭,然后兩個人分開行動。

    過了一會兒,盛君讓宋欣過去,他發現了畫上面的掛軸。

    宋欣仔細看了下,又看了看四周,發現了一些紙屑,“這個應該是畫上的吧?”

    “好像是。”

    “可是,為什么會在這里呢?”

    “難不成小偷偷了畫之后,就在這里把畫給吃了,這倒是可以解釋為什么畫的蹤跡到這里就消失了。”

    這個設想雖然有點天方夜譚,可是結合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也不是沒可能。

    “這里有些腳步,看起來就是朝著這邊過去的,那邊是什么?”

    宋欣看過去,現在這么黑,自然是沒辦法看清楚那么遠的地方,不過隱約是個樹林。

    “你是覺得小偷在那兒?”

    “我不確定,不過可以過去看看。”

    反正他們都來了,這么做也沒什么不可以,所以兩人就過去了。

    走到盡頭,果然有個樹林,只不過這個樹林真的是太小了一點,他們直接從樹林穿過去,什么發現也沒有,而樹林的另一頭就是河了。

    他們回到了樹林里,重新找一遍,可還是什么發現也沒有。

    “難不成我們找錯方向了?”

    宋欣自然是不愿意相信,而且,她沒覺得他們找錯方向了。

    “現在怎么辦?”

    盛君問宋欣,宋欣也不知道該怎么做。

    “再找一次。”

    如果有其他的辦法,宋欣是不會這么說的,她不愿放棄目前的線索,所以,還想要試一試。

    盛君見宋欣如此堅持,沒有反對。

    回到樹林,宋欣突然讓盛君不要動,盛君聽話的沒動。

    也就是在剛才,她感覺自己所在的地方的氣息很是不一樣。為了確定自己的感覺是不是正確,她取出了一幾張撲克牌,直接扔在地上,然后就聽到有東西碎裂的聲音,而他們面前的空氣裂開了縫隙,一個只可以讓一人通過的洞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一步踏進去,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于是,宋欣就問盛君是否愿意和她一起進去。

    “你在說笑么,我有什么理由不去。”

    “我事先提醒你了,要是進去之后發生什么可別怪我。”

    “我是不講道理的人么?”

    既然如此,兩人就先后進入了。進入以后,入口就消失了。

    在他們的面前展現的是一個如同世外桃源的地方。青山環繞,河流穿游,清澈見底。河流兩邊綠地如茵,百花爭艷,更有蝴蝶小鳥兒穿梭其間,點活一處風光。

    “盛君,這個時候應該用什么詞兒太形容?”

    “我覺得你的思維有點過于跳躍。”

    “我就是覺得太驚訝了,現在怎么會還有這樣的地方,難不成是從遠古時候搬過來的。”

    “或許只是因為結界的關系,這里一直都無人踏入吧。”

    宋欣點頭,還是這種可能性比較大。

    “那我們是不是該退回去呀。”既然這個地方如此不染纖塵,他們的到來似乎有點不應該。

    “就算要走也是在把這里的事情解決之后。”

    盛君的感知能力或許沒有宋欣厲害,不過,對于事情對錯的判斷未必輸給宋欣,現在這個時候可不是抒發沒有必要的感慨的時候。

    “也對,這才是我們這次過來的目的。”

    宋欣一下子斗志滿滿,她是真的很好奇這個小偷是何方神圣。

    “行了,別躲了,我們已經看到你了。”

    宋欣立刻接過話去,“是的呢,要躲你也找個好地方躲躲,這么輕易就被人找到了,多沒面子。”

    “看來,是我們高估他了。”

    “是的呀,我都覺得沒面子,他竟然還好意思一直躲著,要是被人知道了,不知道別人會怎么說。”

    “你們說夠了沒有!”突然傳來聲音,然后就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冒出一個人來。這個人穿著的衣服是現在時代的,可是看發型和頭上的一對犄角,他應該是不屬于這個時代。

    宋欣心里有點小激動,在盛君耳邊說道:“你說他會不會是上古神獸?”

    “你怎么會這么想?”盛君實在是難以理解宋欣這莫名的激動。

    “沒見過唄,所以特別期待呀,你說他會是什么呢?”

    宋欣這個樣子儼然是非常確定對方的身份了,可是,盛君卻還是覺得她有點異想天開。

    兩個人這一番討論似乎是忘記了現場還有一個人。

    “喂,你們兩個在說什么?”

    一聽這話,宋欣轉過頭去看向他,笑得極其燦爛,“沒什么,就是討論你是什么變的,既然遇到了,不如你變個給我看看?”

    “你……”

    “你不用擔心,我不會告訴別人的,而且就算是說了別人也不會相信。”

    對方簡直是被宋欣氣得要爆炸,怎么會有這樣的人。可是,宋欣的笑容一直都沒變。

    宋欣這個樣子,盛君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把宋欣拉到自己的身后,對那人說道:“我們是為了追蹤偷畫的小偷過來的,你見過么?”

    對方表情一下子就變了,沉默了一下才說道:“是我偷的,不過,我會彌補他的。”

    “不用彌補,直接把畫給我們就可以了,反正你留著它們也沒什么用。”

    “可是……可是它們都被我吃了。”

    宋欣一下子就回神了,“你真的把它們吃了?”

    他點點頭。

    “你是沒食物吃么,為什么要吃它們?”

    “是因為我的身體開始退化,有人說只要我多吃點那些有年頭的東西就可以延緩退化,其他的東西我實在是難以下咽,也就字畫還容易消化一些。”

    這一說,宋欣就哈哈大笑起來。盛君也是一樣,他從來沒聽過這樣的笑話。

    “你們笑什么?”

    好不容易停下,宋欣說道:“你我太好騙了吧,怎么可能有這樣的事兒。”

    “我現在也知道是被騙了。”吃了那么多的字畫,他的狀態也沒有好轉。

    “雖然你不是有心的,可是你的確是做了很過分的事情,你必須向你偷畫的那家店的店主道歉,還要償還他的損失。不過,你有什么東西可以用來償還呢?”

    “我有點東西,不過不知道值不值錢。”

    說著,他就拿出了一個盒子,打開之后,里面是一些杯子茶壺什么的東西。

    盛君順手拿出一個茶壺,然后滿臉寫著驚訝。他穩了穩自己的心情,說道:“就這個了,你確定可以拿走么?”

    “我也清楚是我錯了,既然錯了自然是改的,不過,我這個樣子應該不能去見你們說的人吧。”

    就算他其他的地方說得過去,頭上的這對犄角肯定是掩藏不了的。

    突然,宋欣和盛君都覺察出了問題,那個在盛君出現的日子里都會出現的人并不是眼前這個人。既然如此,那個家伙每次都要改裝之后去店里到底是什么目的呢?兩個人都覺得這個時候該離開了。

    兩人準備走了,宋欣突然問道:“要不然,你變回去我看看唄,是不是像電視里看的那樣拉風!”

    宋欣一副渴望的小眼神,可是下一秒就被盛君拉走了。

    宋欣氣呼呼的,“你拉我干什么呀,我還沒看到呢。”

    “你這個要求別人會答應才怪。”

    “人家又沒拒絕,你憑什么否定呀。”

    宋欣覺得盛君簡直是霸道到沒邊了,奈何這會兒說什么也沒用了。

    來到了他們最初進入的地方,那里已經有一個出口了。

    宋欣回頭看了一眼,甚是可惜的說:“還不知道他叫什么呢,之后不知道還能不能到這里來。”

    “行了,走吧。”

    盛君一拉,兩個人就順利的通過了出口,回到了樹林里。

    出口消失之后,特殊的感覺也消失了,宋欣甚是失望。不過,本來他們就不是在一個空間,沒有什么交集也不是什么壞事。

    此時,外面的天還是黑的,兩個人都有些餓了,于是,就先找了地方吃了一頓,就先各自回去睡覺了,第二天一早再去那家店里。

    等到了第二天,兩人早早的就到了,在外面碰了面,就一起去店里了。

    店長本來是挺著急的樣子,看到兩人,急忙過來,問詢情況,于是,盛君就把茶壺給了店長。

    店長是個行家,仔細看過茶壺之后,驚的都說不出話來了。

    “他讓我表示對你的歉意,這個就是你的了,以后他也不會來偷畫了。”

    可是,店長顯然還沒反應過來。

    盛君拍了拍店長,店長才緩過來,聲音都變得嘶啞,“有這個為什么還要偷我的畫呢?”

    依照價格來說,這個茶壺可比他的那些畫加起來的價格還要好出太多,這個小偷完全沒必要這么做呀。

    “你就當他好奇心太重。”

    店長很懂,沒有再追問。

    “不過,現在不僅僅是畫的問題了。”

    “這話怎么說?”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店長的心臟實在受不了。

    “小偷是另一個,那個易裝到這里來的人我們還不知道是誰,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

    “什么?”店長顯然是被驚到了,欲哭無淚,“我這是造了什么孽呀,怎么什么事兒都找上我呀。”

    “你也不用太過擔心,我們還是會幫你的。”

    這會兒店長可以說是非常信任宋欣和盛君,所以,盛君這一說,他也的確是放心了不少。

    其實,宋欣倒是沒有這樣的想法,反正已經和盛君無關了,剩下的就可以讓警方來處理了,盛君突然這么熱心還真是夠奇怪的。

    “你要當好人你當,可別拉上我。”

    “就幫一下唄,反正你現在也沒事可做。”

    “你……”

    “我一直覺得你是個非常熱心腸的人。”

    “說的好像你認識我很久了。”

    “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我相信我的判斷。”

    這話聽起來實在是很順耳,所以,宋欣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閱讀她鎖定嫌疑人最新章節 請關注熱血()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 福建31选7第18124期 广东36选7中奖规则及奖金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推荐号码 江西前三十一选五走势图 股票大作手操盘术在 幸运赛车公式图 天天彩选四预测 吉林快3型太走势图 福彩排列7开奖时间 玩法双面盘靠谱吗 贵州快三玩法技巧 吉林快3三同号遗漏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彩票图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 香港护民图库彩图网址 股市趋势技术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