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吾為將王 > 第三章 藍眼尸王易寧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吸人血!

    江白使勁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一些,開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做出吸人血這種事!可是現在的他,急需要血。靈機一動之下,江白想到了一個地方,那就是醫院!醫院有血包,可以到醫院偷血包!

    想到便去做,畢竟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了。今天江白從醫院回來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醫院二樓的倉庫,而江白經過那里的時候,正好有醫生拿著幾袋血包出來,所以江白斷定那里面肯定是存放血包的倉庫。

    醫院離他家并不遠,而且有一條小道可以避免走大道,這樣也就不會被人看到,要是讓別人看到現在的江白,多半是要引起恐慌的。

    一路摸黑,只是偶然有幾盞路燈,不過有沒有燈光都一樣。因為現在的江白,在黑夜中的視力完全不比白天差,可能是因為那雙眼睛的緣故。

    咚咚咚!

    江白走著,前方突然傳來一陣動靜,嚇得江白連忙弓起了腰。然而這時,一聲貓叫傳入江白耳中。

    喵~

    隨后一只小貓出現在江白面前,這小貓似乎不懼怕江白,走到江白跟前用那小巧的頭蹭了蹭他的鞋子。

    江白微微一笑,俯下身子正想摸摸這小貓的腦袋。就在這時,江白竟聞到一絲血腥味。仔細打量了一下小貓 這才發現小貓的后腿受傷,流了些血出來。

    然而就是這一點點的血,讓江白腦袋突然一陣脹痛,腦海里不斷傳來一個聲音:“血,吸血,快吸血!”

    看著眼前的小貓,江白竟不自主的朝它抓了過去。就在江白的手快要抓到小貓時,另一只手卻猛的一拳打在自己臉上。江白頓時清醒許多,隨后看也不看這小貓一眼,起身離去。

    江白發現,自己現在是絕對不能見血的,不然真的怕失去理智控制不住自己,不過還好,再走過一個路口就到醫院了。

    可是,意外總是來的太突然。江白沒走幾步,前方再次傳來動靜,而這一次,有點那個啥......

    “啊~嗯~你輕點啊......”

    “沒事,這地方又沒人 看我不*死你!”

    “來嘛~”

    聽到動靜的江白,愣在了原地,竟然在這種地方那個,口味也太重了吧。就在江白選擇繞路走的時候,一聲驚呼聲傳來。

    “啊!”

    “怎么了?”

    “好像被什么劃到了,啊!這么流這么多血!”

    原來是那女子不小心被什么劃傷,可是,這人血不比貓血,這人血明顯比貓血更有誘惑力。因為在江白聞到那人血的味道時,竟然毫無反抗的就失去了理智!

    江白面目貪婪,伸出利爪一個飛撲撲向前方兩人。然而就在江白騰空而起的瞬間,一道黑影一閃而過,直接把江白撞了出去,然后拉著江白的手,消失在了原地。

    黑影的速度極快,整個過程不過兩秒!

    男子與女子好像察覺到了身后有動靜,男子猛的一回頭,叫道:“誰!誰在那!”

    過了許久都沒有一點動靜,兩人也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也沒有了興致,便離開了。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響了起來,只見江白被一個人按在地上,而這人二話不說就給江白來了一記耳光。

    這一耳光,直接把失去理智的江白打的清醒過來。

    江白打量了一下周圍,發現臉上火辣辣的疼,還發現自己被人壓在身下。抬頭看去,只見一雙藍幽幽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

    “你......是誰?”

    看著眼前這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江白的喉嚨滾了滾,然后吐出這一句話。

    江白發現,這個青年身上給了他一種壓力,這壓力,讓他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這青年見江白清醒過來,然后從江白身上離開道:“我叫王易寧,你剛尸變沒多久吧。剛剛要不是我,你可能就玩完了。”

    江白不解,疑惑的問道:“玩完?為什么?”

    王易寧搖了搖頭,道:“我剛剛看到你放過那只貓了,你打了自己一拳把自己打醒,由此可見你不是弒殺之人。”

    “但是如果你剛剛要是吸了他們的血,那你就別再想回頭了。因為你會發現,活人血比任何血都要好的多。這玩意就像毒品一樣,沾上一點都不行。”

    聽到王易寧的話,江白愣了愣,心里暗自想道:“沒那么嚴重吧?”

    “你是不是覺得我說的很夸張?我告訴你,只要你喝了一口活人血,保證你喝不下其它血。”

    說完,王易寧沒管江白有沒有聽進去,他把江白扶起來然后繼續說:“你是準備去醫院偷血包的吧?”

    “你怎么知道?”江白明顯感到一絲意外。

    剛一說完,王易寧就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江白說:“去這醫院的小路就這一條,你都走到這里了,傻子都知道你要去醫院,而我也準備去醫院偷血包,走,咱兩一起。”

    江白有些無語,不過還是點了點頭。不難看出,這人是經常來偷血包的,不然也不可能表現的這么淡然。跟著一個有經驗的,總比自己誤打誤撞的好。

    “等等,我覺得,還是教你一些東西比較好!”

    原本走在前面的王易寧突然停下腳步,然后轉身看向了江白說道。

    江白有一絲不解,只見王易寧繼續說道:“你應該還不會怎么變回去對吧,我來教你。”

    “你閉眼,感受一下你心臟的位置,你看是不是有一些氣體。”

    聞言,江白緩緩必上雙眼,按照王易寧說的,還真的發現自己心臟的位置,圍繞著許多紅色的氣體。

    “這是尸氣,尸氣外流,我們便會現出僵尸真身。我們現在的模樣便是僵尸真身,你試試把那些尸氣凝聚回心臟。”

    僵尸?聽到王易寧的話,江白心里一驚,因為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吸血鬼。

    沒有多想,江白按照王易寧說的,控制著尸氣收斂回心臟。做完這一切,江白只感覺自己的身體發生了變化。睜開眼睛時,他伸出雙手打量了一下,又摸了摸自己的嘴巴,發現自己現在就和平常一樣,多半是變回去了。

    “咦?我還以為你這頭發是你尸變造成的。”

    看著依舊是一頭白發的江白,王易寧有些驚訝。

    江白自然知道他說的是什么意思,回到:“我出生起就這樣了。”

    只見王易寧若有所思,然后笑道:“你別說,其實你這樣還挺酷。而且,你很像一個人。”

    “誰?”

    “不告訴你,嘿嘿。”

    江白:“.........”

    “有些事情,還是讓你清楚一點的好。前面有一家豬血粥,走,我帶你去嘗嘗。”

    江白有些無語,他此時雖然沒那么難受了,但還是會忍耐不了。現在王易寧要帶他去吃豬血粥,雖然豬血也是血,但煮熟的血,還有用嗎?江白不知道有沒有用,但還是決定相信眼前這個青年。因為自始至終,江白都沒有從他身上感到一絲惡意。

    “老板,兩碗豬血粥,一碗打包帶走。”

    “好勒,二位先坐,稍等片刻。”

    江白與王易寧相對而坐,而江白似乎想到什么,先是看了看四周,然后低聲對王易寧說道:“我們不是吸血鬼嗎?”

    聞言,王易寧表情一僵,頓了頓才說道:“本以為你無知,卻沒想到你這么無知。我們是僵尸僵尸!而且是將臣尸族的!”

    “僵尸?將臣尸族?”江白不解。

    “嗯,僵尸有很多種族,較為廣泛的就是旱魃尸族,像電視上那些就是旱魃尸族的僵尸。旱魃尸族的僵尸是沒有靈智的,除了僵尸王旱魃之外。”

    “那將臣尸族呢?”

    “將臣尸族啊,就是我們這樣的,可以在人與尸之間轉換形態,具有人類原本的智慧,而且將臣尸族都有一個特殊能力,我們稱之為尸異。”

    “尸異?”

    聽到新的詞匯,江白又來了興趣。

    “所謂尸異,就是我們將臣尸族的超能力吧,可以這么理解。每個將臣尸,都只有一個尸異,而我的尸異就是速度,速度尸異。”

    聞言,江白一驚,他算是明白之前為什么王易寧出現時連他的人影都看不到就被他撞飛了,原來是速度太快,導致自己捕捉不到他的身影。

    江白還想到剛剛在家的時候,自己好像能定格空間,難道這就是自己的尸異?

    “我還有一個問題,至今為止,我見到過三種顏色的眼睛。分別是我的白色,你的藍色和另一個人的綠色。這有什么講究?”

    聽到江白說的話,王易寧眼瞳頓時縮了縮,驚恐的問道:“綠眼尸,你見到過綠眼尸?天吶,那可是二代實力的存在,僅次于僵尸王的存在啊!”

    聞言,江白嘴角微微一抽,卻是不知道說些什么。

    只見王易寧繼續道:“我們將臣尸族呢,有形態的劃分,自弱到強,分別為白眼尸,藍眼尸,黃眼尸,紫眼尸,綠眼尸以及紅眼尸。”

    江白恍然大悟,道:“那我就是最弱的白眼尸了?”

    王易寧點了點頭,這時,江白卻是心里暗自想道:“竟然是最弱的存在,不行,必須趕緊提升實力。那家伙可是綠眼尸,我一定要盡快提升實力然后報仇!”

    江白剛想著提升實力,卻被王易寧接下來的話,當頭一棒!

    “說來你也挺可悲,要知道,我們將臣尸族可是沒辦法晉階的。也就是說,你現在是最弱的白眼尸,以后永遠都是白眼尸。”

    王易寧說完,江白手微微緊握,若有所思。

    “你也別太灰心了,六代實力,至少比普通人強,身為僵尸,不老不死,豈不快哉?”

    “哦,忘了告訴你。在整個玄學界,對于實力的劃分有個官方的術語,從弱到強分別是六代實力,五代實力,以此類推,最強便是一代的大能!”

    “也就是說,你現在是六代實力的僵尸,而我是五代。”

    江白點頭,表示明白,但他的內心卻很不是滋味,因為自己竟然是最低級的白眼尸!對于自己為什么變成僵尸,江白的印象不是很深,只記得當時自己快死的時候,脖子好像被什么咬了,多半就是僵尸了。

    對于王易寧剛剛說的那些,江白并沒有對責怪他的意思,因為自始至終,王易寧都坦白了他的能力,而他卻從沒問過的江白隱私。

    “您的豬血粥,請慢用!”

    店小二將豬血粥端到江白面前后便離開了,王易寧對著江白笑了笑說:“來,嘗嘗看。”

    “你不吃?”江白狐疑的看了眼王易寧,道。

    王易寧沒有回答,只是對著江白,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 贵州11选五开奖号走势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ios 甘肃快3和值跨度走势图 网上购买彩票安全吗 福彩36选7中奖规则 二三四五2020年目标价 时时彩的全部开奖软件 黑龙江11选5开奖手机版 快乐10分预测计算公式 q币pc蛋蛋 2019年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 安徽快三是什么 理财投资什么比较稳 2020六彩开奖历史记录 买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