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篡臣 > 第一百六十八章:身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周暢這話實在是讓林凡吃驚不小:“部堂何出此言啊?”

    林凡的想法不難理解,無論是位列三公三孤,還是封爵蔭及子孫,都是歷代朝臣們的最高追求。

    現在卻突然有個人說自己對這些并不看重,聽到這句話,放在誰身上都是會被嚇一大跳的。

    大家十年寒窗,讀了這么多年圣賢書,才能出來做官,為的不就是出將入相,光宗耀祖嗎?

    哪怕嘴上說的再冠冕堂皇,真輪到自己升官發財的時候,誰不是擠破腦袋也要搶著上?

    至于那些真正淡泊名利的人,在官場上注定是無法有所作為的。你不爭不搶,有的是人爭搶,到最后就是什么好事都輪不到你。

    不過求仁得仁,對那些打心底里就不喜官場攀爬的人來說,能過落得一個心安理得,未嘗不是一件幸事。

    只是這樣的人不能說沒有,但相對于天下所有官員來說,終究只是極少數,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放眼天下,為人臣子者,如果有人說自己不在意三公三孤或者封爵,只要他不是說謊的話,那么就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可能是那人此生仕途無望,一輩子也不可能晉升朝廷中樞,更不要說更進一步的封爵了。

    因此是看開了也好,還是故作豁達也罷,這種人明知這些都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才或許會對此不在意。

    而第二種可能,就是那人對此并不是不在意,而是在渴望著更高的位置。

    然而全天下比三公三孤和封爵還要重要的位置,就只有一個。

    那個位子,平常人哪怕敢在心中想一想,都是大不敬,那可是要誅九族的罪過!

    在林凡看來,周暢怎么都不會是第一種人,而他也不會是那種真正心性淡泊的人,要不然也無法在四十歲左右的年紀就成為了一道總督,朝廷重臣。

    再聯想到第二種可能,林凡連看周暢的眼神都帶上了幾分怪異。

    林凡的反應完全在周暢的預料之中,雖然他不知道林凡腦子里已經想歪到哪里去了,但他還是笑著解釋道:“不是我不看重這些,而是現在就走到這一步對我來說未必是最好的選擇。”

    “三公三孤是榮銜,一旦受封,我必然要回朝任職,不能再在外領兵打仗。可天下現在還不太平,就拿中原道來說,眼下陳興隆雖死,但他的勢力卻還未清除干凈,現在還遠遠不是兵甲入庫、馬放南山的時候。”

    “如今這些大小賊軍星散各地,人數多則萬余,少則幾十數百,都還需官軍做進一步的清剿。否則一旦被他們抓到機會,很容易就會死灰復燃,到時再想將他們徹底剿滅可就難了!”

    “我如果離任,接替我的新總督對這些漏網之魚未必重視,這會給那些賊軍可乘之機,讓他們重新發展壯大。”

    “就算是新總督接受我的提議,一上任就開始剿匪。但他在對中原道局勢不熟悉、不了解的情況下貿然行事,也只會事倍功半,徒耗錢糧,

    還會增加許多變數。”

    “萬一再有一兩場敗仗,當前好不容易營造的大好局勢就會化為烏有。”

    “所以我現在還不能走,要走也得等到局勢穩定了再走。那時對朝廷、對我自己,也算都有了一個交代!”

    這些話聽的林凡頻頻點頭,心中對其是敬佩不已。他把剛才對周暢的那些懷疑都趕緊拋到九霄云外,免得在這里自己嚇唬自己。

    他由衷贊嘆道:“部堂高義,古來少有。若是朝中人人都能如部堂這般,天下局勢何至于此!”

    周暢呵呵笑道:“你先別忙著下結論,我的話可還沒說完呢,等我說完你說不定你的想法就會改變了!”

    “還有?”林凡心中暗想。

    剛才的話已經夠讓人吃驚了,不知接下來周暢還要說什么,希望還是不要太過驚世駭俗的好。

    但他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道:“部堂請講,下官洗耳恭聽!”

    周暢點點頭,接著說道:“上面所說是出于公心,但其實我也不是沒有自己的私心在里面。”

    “按照我的年紀,在朝廷所有的一二品大員里都算得上是最年輕的。如果我現在就受封三公三孤,你讓朝中那些須發皆白卻還沒有獲此殊榮的大臣們怎么想?他們又會怎么看我?”

    “封爵就更是如此了,本朝爵位何其珍貴,除了太祖開國時所封的那批功臣勛貴以外,無有大功者從不授爵。尤其是自陳定方因功受封鎮海候以來,數十年來朝中都鮮有人能被封爵。”

    “我要是封了爵,朝中那些人還不得發了瘋。要知道就連內閣的那幫位高權重的人都沒人能夠封爵,你說到時候他們能看我順眼?”

    “這些雖說都是我憑軍功掙的,可朝中那些人是不會理會這些的。木秀于林畢竟太過招搖,這般招人忌恨的事情,會使我以后在朝中事事遭人掣肘。”

    “這些都還是好的,最重要的是陛下會怎么想。我如果軍功太盛,又封了爵,便已是位極人臣。”

    “萬一以后若是再有緊急戰事,陛下不得不派我外出領兵,你說到時陛下又該如何封賞于我?身為臣子,封無可封,這讓陛下怎么能夠放心。”

    “而陛下一旦起了猜忌之心,那對臣子來說,可就是大禍臨頭了!”

    周暢的這些話讓林凡聽的是頭皮發麻,恨不得捂上自己的耳朵。如果可以的話,他是一個字也不愿意聽。

    林凡怎么也沒想到,兩人這才是第一次見面,周暢竟然就跟他說這種話,這未免也太不見外了吧?

    他們兩個一個是中原道總督、封疆大吏,另一個也是六品通判、朝廷領兵之將。如今卻在這里非議君上、妄議朝臣,這是多大的罪過?反正林凡覺得自己脖子后面已經開始嗖嗖的冒涼氣了!

    這話萬一要是被人聽到,再參上一本,林凡覺得自己沒準就得去詔獄走一趟了!

    如果說剛才那些大逆不道的想法還只是林凡想的太多的話,這次這

    些話可就是從周暢自己口中說出來的了!

    林凡在心中暗罵自己:“你這烏鴉嘴,你說你多嘴干嘛?這些事也是你能夠聽的?”

    林凡覺得自己有可能再也出不去這個營帳了,他心虛的看了一眼周圍,生怕突然之間就從帳后涌出五百刀斧手,把自己剁為肉泥。

    看著林凡逐漸發苦的臉色,周暢覺得有些好笑。

    他笑道:“你大可不必如此,我剛才說了這么多,跟你都沒什么關系,更不是要拉攏你或是對你不利。”

    “我的意思就只是你們這時候出現在這里將陳興隆誅殺是恰逢其時,讓你們分潤走一些軍功,這對我來說不是什么壞事,沒準反倒是好事也說不定!”

    林凡暗自苦笑道:“既然跟我沒關系,您就別說那么多啊,我嚇都要被你嚇死了!”

    不過見周暢沒有殺人滅口的打算,也是讓林凡心里放輕松了不少,總算是沒有性命之憂了。

    見林凡仍在后怕,周暢笑罵道:“你在害怕什么?感到害怕的應該是我才對,剛才那話要是傳出去,我就是有多少顆腦袋也不夠砍的!”

    這話一出,林凡的臉色就又發苦了,心想他不是改主意了吧?

    林凡這樣的表情讓周暢氣不打一處來,也就懶得再繼續嚇唬他。

    周暢從懷里掏出一封書信來,將其遞給林凡,同時他說道:“你自己看看吧!”

    林凡驚疑未定的接過來,小心翼翼的拆開信封,細細讀取里面的內容,卻發現這封信原來是自己父親寫給周暢的。

    按信上所述,林汝賢是讓周暢在力所能及之下照料一下林凡,但也不要對林凡的事情多加干涉,只需暗中照看就行,其他的順其自然就好。

    林汝賢的筆跡和書寫習慣林凡是絕對不會認錯的,所以他可以確定這是林汝賢親手所書,并非由他人偽造。

    而且他之前與周暢并無交集,又只是一個五六品的小角色,他不認為自己會有資格讓周暢去專門調查他的出身來歷,然后在這里設局坑害于他。

    如果是把坑害的對象換作是父親和先生倒是有可能,但就連林凡自己也沒想到自己會在行軍路上干掉陳興隆,然后來到這里。因為這本就是巧合,那周暢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所以就算是周暢在這之前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他想要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布置好這一切,根本就來不及。

    除非是周暢一直都隨身帶著這封信,就為了在碰到林凡的時候給他。

    如果周暢要真是有這樣的心機手段,那這人也未免太可怕了。面對這樣的對手,林凡覺得自己就算是被坑死也不冤枉。

    不管怎么說,這封信里的內容讓林凡心中大定。

    心道您要是早把這封信拿出來不就沒事了嗎?您說您沒事在這嚇唬我干嘛,難道就是為了好玩嗎?

    他讀完信,抬起頭來,有些疑惑的向周暢問道:“部堂,這封信…?”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 股票配资网站建设 股票个股行情查询 广西11选5中奖表 佳永配资 河北排列7开奖时间 怎么看福利彩票双色球 浙江体彩6十1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乐彩网 精准一头中特 股票怎么玩儿 在线配资平台 宁夏11选五前三直选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 股票多少钱能开户 甘肃快3开奖果9月11号 青海快3第228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