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長情寵戀 > 第24章 因為妒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很快就洗好澡的紛小環精心打扮之后,特意戴上玉蝶項鏈,便躡手躡腳的走出了房間。

    卻意外的發現赫翰世的房門是微開著的,她悄悄地探頭進臥室,就聽到房間里傳出一陣陣嬌媚撩人的輕啼……

    “冷……”房間里的女音柔柔綿綿的。

    赫翰世撫摸著林別緒早已被汗水濕潤的腰間,微微皺了皺眉,但還是很配合的伸手一拉,將被子覆蓋到彼此的身上。

    在外偷聽的紛小環早已氣得面目猙獰,當聽到那聲嬌羞的冷吟,她來不及找燈開關就深惡痛絕的沖向了玄關后面的大床,像抓-奸一般大喊道:“你……”

    “滾!!!”赫翰世粗重的怒斥聲震耳欲聾,直接吞噬掉紛小環的大喊聲。

    紛小環頓時被嚇得魂飛魄散,氣話都沒來得及撒完就直接跟死亡逃命似的狂奔出了臥室。

    就連林別緒也差點被嚇暈了過去。

    “利用我的感覺爽么?”赫翰世粗沉的問向林別緒,身體重重的往下壓著。

    當林別緒刻意勾引他的瞬間,赫翰世就有所明白。而后又瞥見她偷偷留了門縫,便對這一切了如指掌。

    “啊!”林別緒痛聲尖叫,卻毫不服氣的吃力懟道:“誰讓你帶她來的,我就是不爽她,怎樣!”

    赫翰世痞勁十足的看著一臉委屈的林別緒,嘴角微勾,繼續死死的吻上她嬌艷欲滴的雙唇……

    可紛小環的下場就沒那么幸運了,她剛逃出赫翰世的房間,就直接兩腿發軟根本走不動路,只能魂不守舍的癱倒在地,暗自落淚……

    房間里依舊傳來一陣又一陣的纏綿音。

    紛小環悲痛欲絕的用雙手緊緊的捂起自己的耳朵,哭得撕心裂肺卻又不敢發出一丁點兒的響聲。

    就在她精神恍惚之際,一個黑衣人突然捂住她的嘴,將紛小環帶出了別墅。

    “你們這些下人都不想活了嗎!竟敢綁架我!知不知道我可是赫氏未來的女主人!”當紛小環驚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被綁到一間陰暗潮濕的屋子里,旁邊站著幾個黑衣人。

    “赫總交代,一旦發現你擅自離開房間,我們有權直接將你押到審訊室處置。”其中一個黑衣人清楚的說明。

    “不…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我可是赫哥哥最愛的莫離!”紛小環兇相畢露的反駁著,眼底盡是深深的恐懼。

    “我們只聽從赫總的安排。”黑衣人邊說邊戴上白手套,徑直走向紛小環。

    “你別過來!你要干什么!這是我的項鏈!”

    黑衣人不顧紛小環的怒叱,小心翼翼的將玉蝶項鏈從她的脖子上取了下來,穩妥的放進一個精美的首飾盒里。

    另一個黑衣人恭敬的端著首飾盒走了出去。

    “你……你想干嘛?別過來!別靠近我!”緊接著,紛小環看到穿白手套的黑衣人轉身拿起一把鋒利的匕首,正向她慢慢地逼近。

    “要怪只能怪你自己硬闖進赫總的房間,看了不該看的。”黑衣人話音剛落就將匕首狠狠的刺進了紛小環的雙眼。

    “啊……”紛小環的慘痛聲回蕩在整個陰森恐怖的空間里。

    向來目中無人的她機關算盡,竟沒想到自己會淪落到雙目失明的下場。

    ……

    “起床。”

    林別緒睡得正香甜,卻被赫翰世給吻醒了。

    她微微睜開雙眼就對上了赫翰世深邃迷人的雙眸,不禁想起昨夜的顛鸞倒鳳,便羞澀萬分的低下了頭。

    “你到現在都沒說秘密。”赫翰世用食指勾起林別緒尖尖的下巴,低啞著說道。

    林別緒紅著一張楚楚動人的小臉,微微抿了抿唇,俏皮的說:“那還不是因為你根本沒給我說話的機會。”

    “我怎么個沒給你說話的機會了?嗯?”赫翰世挑著眉,加重了手臂的力度,一臉痞氣的看著懷里嬌羞的林別緒。

    “臭流-氓!”林別緒感到全身一陣酥痛,立即轉移了話題:“秘密就是……我才是真正的莫離,那女的是偷走我項鏈的冒牌貨。”

    “所以呢。”赫翰世沒有一絲驚訝,反而淡淡的低沉道。

    林別緒很快就明白了過來,“既然你一直都知道我是貨真價實的莫離,為什么還要帶那女的回來?”

    “為了你。”赫翰世低沉道,抱起林別緒走進了浴室。

    “為了我?此話怎……啊!放開……”林別緒剛想繼續詢問,卻被他突然摁住了雙手,緊緊的壓在浴室的墻上……

    直到吃完早餐,林別緒都不怎么想搭理赫翰世。

    “賞你的。”赫翰世挑了下眉,將一個首飾盒放到林別緒的面前。

    “哼。”林別緒抬眼瞪了他一下,嘟著小嘴,輕輕的將首飾盒打開了……

    “哇塞!是玉蝶項鏈!赫翰世,你是怎么讓她乖乖交出來的?”一看見項鏈的林別緒就立刻眉開眼笑。

    “你自己問。”赫翰世長臂一搭,挽著林別緒冰肌玉骨的香肩,悠哉的坐到大廳的沙發上。

    只見別墅大門緩緩的開啟,兩個黑衣人押著假莫離走向他們。

    “跪下。”赫翰世漫不經心的喝著茶,冷冷的沉聲。

    “赫哥哥!昨晚是我不好!我錯了!你就饒了莫離吧!我可是你最愛的莫離啊!”紛小環卑微的乞求著。

    黑衣人用力一壓,紛小環想掙扎也沒用,只好被迫跪在林別緒的面前。

    “你的眼……”林別緒看著假莫離的雙眼被一張白布纏繞著,而且兩個眼部的位置都滲出了血。

    “昨晚在赫哥哥床上的女人是你。”紛小環雖然已瞎,但耳朵一下子就分辨出了聲音。

    林別緒微露著狡黠的笑顏,斯斯文文的說道:“明知故問,不嫌打臉么?”

    “沒聽懂我女人的話?”她話音剛落,赫翰世就淡淡的掃了黑衣人一眼。

    “是!尊聽赫夫人的話!”黑衣人恭敬的說完,開始接連不斷的抽打向紛小環的臉。

    紛小環痛不欲生,想哭又哭不出來,想破口大罵又沒了勇氣。

    剛開始林別緒看得很是解氣,但看到假莫離的嘴角已經流了血,她還是稍稍的用肩膀點了點赫翰世,輕輕的開口道:“算了吧。”

    “怎樣都行,你開心就好。”赫翰世使了個眼神,黑衣人停止了手中的動作。

    紛小環痛得直顫抖。

    林別緒聽著赫翰世的話,有些毛骨悚然,心想:這讓人開心的方式也太慘不忍睹了吧。

    赫翰世則不急不緩的蹺起二郎腿,威懾著說道:“現在懂說話了沒。”

    “赫…哥哥……”紛小環茍延殘喘著。

    “給我打到會說話為止。”赫翰世一臉淡漠的沉聲。

    “是。”黑衣人很快又抽打向紛小環的嘴巴。

    林別緒在一旁著實有些不安,但一聽到假莫離都死到臨頭了還獻媚,心里也是不悅的。

    半晌,已經倒地不起的紛小環做出求饒的姿勢,虛弱無力的開口道:“…我……說。”

    赫翰世這才用眼神示意黑衣人暫停了抽打。

    “……我…叫……紛…小環……項…項鏈……是…是我……偷的……”

    “浪費時間。”赫翰世有些不耐煩。

    黑衣人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趕緊拿出一支針往紛小環的手臂上注射著。

    不到一會兒,紛小環就像大力水手吃了菠菜一般,漸漸的有了些力氣能夠爬起來繼續跪著。

    林別緒雖然好奇針里的藥劑,但直覺告訴她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多嘴為好。

    對于紛小環這個名字,僅在孤兒院待過一晚的林別緒是不認識的,便開口問道:“你為何偷項鏈?”

    只見紛小環重重的垂著頭答道:“我是個棄嬰,從小在孤兒院長大,是那里的孩子王。直到有天修女帶回了一個叫莫離的女孩,她與生俱來的美讓人嫉妒,身上散發出一股靈氣,讓身邊的人都顯得暗淡無光,很快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繼續說著:“我不明白同樣是來自一個國家的孤兒,為什么不愛說話,性格內向的莫離會這么受歡迎,而我這個從小在孤兒院里長大的人卻從未享受過那么高的關注度。從那一刻起,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便以為只要將她身上唯一的飾品占為己有,就會變得跟她一樣的美。所以才會在后半夜趁她熟睡時偷走了項鏈,現在的我早已知錯了!”

    “就因為妒忌你便偷走了我的項鏈!你知道玉蝶項鏈對我來說意味著什么么?丟失項鏈的這十年,我一直活在深深的內疚和痛苦之中!”林別緒變得有些激動。

    赫翰世心疼的看著她,溫柔的親向林別緒的額間,一把將她摟入懷里。

    林別緒低聲哽咽著,緊緊的依偎在赫翰世寬厚而溫暖的胸膛。

    “你就是……”紛小環被打腫的臉霎那間嚇得面如土色。

    “解決掉。”赫翰世沒有給紛小環說完話的機會,直接下了死令。

    “是。”黑衣人很快將她拖了出去。

    林別緒聞聲轉頭看了一眼紛小環,發現她突然昏厥了過去,頓時也被嚇得不輕,“赫翰世,她雖然罪大惡極,但已經受到相應的懲罰了,你就放過她吧。”

    其實林別緒內心是想幫助赫翰世洗白的,畢竟人命關天,現在她最不愿的就是赫翰世受到牽連。

    可偏偏赫翰世還是一臉的無關緊要,淡然的拿起玉蝶項鏈為林別緒戴上。

    “項鏈的來歷不解釋一下?玉、幽、依。”突然,他湊向林別緒的耳畔,粗沉的說道。

    一聽到自己真名的林別緒像被觸電似的猛然跳了起來,“撲通”一聲直接跪到赫翰世的面前……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