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都市龍淵戰神 > 第29章 摳不下來,埋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zhrpa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地藏現三針,魔泣鬼神驚!

    數千年來,縹緲之地始終流傳著這樣的一個傳說。

    可惜的是,時光飛梭,歲月更迭,卻無人看見過這門神級封印針法的真面目。

    傳說,只是傳說!

    難道今天,可以親眼目睹?

    陳曜呼吸急促中,徐白卻已經閉上了眼睛。

    一股玄妙的氣息在徐白身上蔓延,整個房間里,漸漸流轉淡金色的光芒。

    像是陽光,溫暖,清澈。

    驀然間,徐白睜開眼,眼底深處,一道‘?d’字符文,若隱若現。

    陳曜呆呆的看著徐白,心神巨震。

    此刻的徐白,仿佛已經不是徐白,而是一位超然的佛門尊者,舉手投足,充滿玄妙的韻味。

    “看仔細了。”

    徐白淡淡開口時,伸手捏住一枚三寸銀針。

    剎那間,這銀針仿佛也沾染上陽光的顏色,璀璨動人。

    出針,刺!

    徐白的動作行云流水,沒有絲毫拖沓。

    銀針刺入小橙肚臍下三寸,昏迷中的他,猛的渾身一顫。

    “一針,封精。”

    徐白快速抬手,又一根三寸銀針被他捏在手中,朝小橙的心口刺了下去,沒入三分之二!

    “啊!”

    小橙依舊處于昏迷之中,嘴里卻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

    “二針,封氣。”

    手腕一翻,第三根三寸銀針,捏在徐白手中。

    他目光凝重,對準小橙的眉心,直接刺下!

    “吼吼!”

    凄厲得不似人類嘶吼的聲音,從小橙嘴里發出,他猛的睜開眼,目光里滿是暴戾,滿是憤怒,滿是痛苦。

    “三針,封神!”

    地藏三針,封精氣神,無懈可擊,無法可解!

    “完成了。”徐白呼了口氣,他的臉色,蒼白如紙。

    “呃……”

    此時,小橙腦袋一歪,再無聲息。

    陳曜明確的感受得到,小橙的呼吸沒了,心跳沒了。

    他伸手搭在小橙的手腕上,一臉茫然。

    脈搏也沒了。

    死了?

    死了!

    “臥槽!地藏三針,封死了精氣神,也把人給封死了!”

    陳曜糾結得五官都快扭曲,滿是疑惑和不解的看向徐白。

    你特么逗我?不是救人嗎?這就把人給弄死了?

    好想吐槽!

    “陳曜,護住他。”徐白突然開口。

    人都死了護個毛啊?

    陳曜正想吐槽,臉色猛地狂變。

    面色蒼白如紙的徐白,臉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那張蒼白的容顏,快速的泛紅。

    就像是被涂上了顏料一般,紅色在不斷的加深。

    只是兩個呼吸間,徐白的臉,紅得如血。

    怦怦……

    怦怦……

    從徐白身上,有強烈如雷的心跳聲傳出。

    “啊!”

    徐白在顫抖,他額頭上,脖子上,手臂上,青筋暴起,像是在壓抑著什么。

    轟!

    狂暴至極的氣流,猛然席卷。

    陳曜雖然蠢了一些,但他反應不慢。

    他無比凝重,身軀一震,白色光華流轉,將他全身籠罩。

    并且,隨著他按在小橙腿上的那只手,白光蔓延到了小橙的身上。

    轟轟轟!

    護理室中,瓶瓶罐罐、窗戶玻璃等,全都轟然炸開。

    便是連鐵制的柜子,都被撕裂出一道道宛如被切割的痕跡。

    徐白碎發狂舞,站在原地沒動,但那雙眼眸,已然成了純粹的金色。

    暴戾、狂躁、嗜殺、喋血!

    像是要毀滅整個世界一般!

    陳曜無比難受,護在他和小橙身上的白色流光,已經淡薄得快要看不清。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動。

    否則不僅僅是小橙,連自己,都會被徐白身上散發出的狂暴氣息,徹底撕碎!

    此刻的徐白,宛如滅世的魔,恐怖到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十個呼吸之后,陳曜臉上浮現慘笑。

    他已經無力抵擋,而狂暴氣息,還在繼續!

    “吼!”

    陳曜發出一聲低吼,雙目肉眼可見的速度猩紅起來。

    同時,一道道猙獰的血色紋路浮現在臉上。

    他不得不動用血煞體的力量!

    咔嚓!

    白色流光宛如玻璃一般碎裂,消散。

    陳曜佝僂的身軀,猛的朝徐白沖來,雙手揮舞,似要將徐白撕碎。

    金色的眸子,看向陳曜,暴戾的目光里流轉著一抹輕蔑。

    似高高在上的神,眼看著一只螻蟻朝自己發動進攻。

    慢慢的。

    抬手。

    一揮。

    啪!

    清脆無比的耳光聲響徹。

    陳曜已經貼在了金屬墻上。

    砸出一個人形的凹陷痕跡!

    隨后,徐白邁出腳步。

    但下一秒,徐白腳步停下了,依舊暴戾的金色眸子,呈現出糾結和掙扎。

    “吼!”

    一聲不甘的嘶吼,從徐白嘴里發出。

    金色的眸子快速黯淡下去,轉化為黑白分明。

    撲通!

    徐白倒在地上,閉上了眼睛。

    ……

    虛弱,極致的虛弱。

    但這虛弱里,又夾雜著怎樣也發泄不出去的狂暴力量。

    徐白睜開眼,看見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徐哥,您醒了!”耳旁傳來驚喜的呼喊。

    微微側頭,徐白看到的是一張漂亮的臉蛋。

    他喉結滾動,忍不住吞了口唾沫,狹長的眸子里,涌現一種沖動。

    但立刻,徐白閉上眼,再度睜開時,呼了口氣。

    “徐哥,餓不餓?我煮了點肉粥,這就去給你端來。”譚紫月心臟怦怦亂跳。

    徐白之前看她的眼神,太有侵略性,像是要一口把她吞掉似的。

    “我沒事,這是哪里?”

    “還在汪少家里。”

    “讓汪不仁來見我。”

    “哦,我這就去叫汪少。”譚紫月點頭,轉身快步跑開。

    徐白看著譚紫月動人的背景,不禁舔了舔嘴唇。

    啪!

    徐白給了自己一巴掌:“休想!”

    很快,汪不仁趕來。

    “徐哥,您沒事吧?”汪不仁一副關切至極的模樣。

    “我沒事,陳曜呢?”徐白問。

    汪不仁干笑一聲,眼中有驚懼之色,還夾雜著一絲無奈:“陳哥……還在墻上貼著……沒摳下來。”

    真的是無話可說啊。

    當他看到陳曜貼在金屬墻面上的時候,驚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不是說好救小孩的嗎?價值不菲的護理室跟被扔了TNT一樣,遍地狼藉,除了一張手術臺,其他一切都被摧毀。

    陳曜更是鑲嵌在墻上,好幾個保鏢用力拉扯,都沒能把他從墻上摳下來。

    以前只是聽人放狠話:信不信老子一巴掌把你拍墻上摳都摳不下來。

    這次算是真正見識過了。

    徐白點了點頭,沒有太過關心陳曜。

    他有血煞體,死不了。

    “小橙呢?”徐白又問。

    汪不仁拍了拍心口:“徐哥你放心,我沒讓鄧睿他們知道,已經偷偷把那可憐的孩子給弄到后院里埋了。”

    徐白點頭。

    點了一半,反應過來了。

    “埋了?臥槽!你特么把人給埋了?”

    汪不仁嚇了一跳,然后一拍腦門:“徐哥,是我考慮不周,您放心,我這就讓人給挖出來,送去火化。”

    徐白:“……”

    “徐哥?”汪不仁見徐白閉上眼睛,小心翼翼的喊道。

    徐白睜開眼,目光平靜:“你走,現在就走,不走打死你!”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